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综主鬼灭之刃]花火流光最新章节

十九章

[综主鬼灭之刃]花火流光 | 作者:摘星杓 | 更新时间:2020-07-31 16:55:47
推荐阅读:桃花朵朵开(高H)【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老师很温柔(h)邪恶童话操的就是你(H)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青楼骚货养成日记纠缠(一女N男)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

     

      善逸和伊之助骨折癒合之际,天王寺   松右卫门马上传来消息。

     

      是紧急指令,上头命令炭治郎、善逸和伊之助三人刻不容缓地立即赶往那田蜘蛛山!

     

      过去从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见这次任务的兇险程度。

     

      我们一行四人站在门口同老婆婆道别。

     

      「那我们就出发了!承蒙您的关照了!」由炭治郎起头,我们除了伊之助以外纷纷向老婆婆鞠躬。

     

      「那我给你们打上火花(1)……」说着,老婆婆拿出打火石为众人祈福。

     

      见此,炭治郎大声道谢:「谢谢您!」

     

      伊之助对于老婆婆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以为被冒犯了的他,举起拳头就要对婆婆动手,好在被一旁的炭治郎和善逸给阻止。

     

      我则是站在一旁,对此感到无语……讲真,要不是有这些年在日本生活的经历,自己还真不清楚老婆婆的这个行为是代表什么意思……

     

      「无论何时,请你们擡头挺胸地活下去,祝你们武运昌隆……」临行前,老婆婆对我们这么说,然后鞠了一躬。

     

      伊之助听不明白老婆婆所说的,炭治郎便耐心地给他讲解。

     

      我没有太过在意他们几人的对话,而是思考起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比如我的魔法会不会在此次行动中曝光……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毕竟这次任务是四人一起行动,而且执行任务的过程可能还相当兇险,让我只在他们后面光看着根本不可能!

     

      有种不太妙的预感……也许无论是我的魔法、还是关于禰豆子的事情都可能曝光……

     

      不过……我偷偷看向善逸和伊之助,这俩人应该是可以相信的,毕竟禰豆子是鬼的事情,根据炭治郎所言,他们好像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排斥或者做出伤害禰豆子的行为(虽然先前伊之助差点拿日轮刀给箱子戳出一个窟窿)反而接纳了她。

     

      我想应该是可以信任他们的。

     

      那么,即便我在善逸和伊之助面前使用魔法,应该是没关係的吧……?

     

      但,随即又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此次任务危险性如此高,上头会只指派我们这个小队前往吗?

     

      总之,还是见机行事吧……

     

      「喂!蒲鉾   权八郎!」赶路途中伊之助再度开口,虽然名字又错了但我知道他是在叫炭治郎:「为啥我们要带着这女人一起去啊?」这女人……不用想,伊之助所指的人肯定是我……意思是认为我很弱,带着会拖后腿吗?这话听了感觉真令人不爽……

     

      「明依小姐可是很厉害的喔!总是在以往的战斗中帮了我不少忙呢!」炭治郎微笑地看着我说。

     

      啊啊啊……炭治郎你真是暖心小天使……怎么能这样温柔啊?

     

      「唔嗯……我也觉得不要小看明依小姐比较好喔!」闻言,善逸也跟着发话了:「上次去鼓之家,里头满屋子的鬼,明依小姐当时不是和我们分开了吗?可是却能够毫髮未伤地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毕竟再怎么说也不可能那么幸运,连一只鬼都碰不上……那概率太低了!

     

      炭治郎点点头,认同善逸所说的话。

     

      「嘁……!」伊之助啐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他这态度让我联想到「逆戻」牌的态度,真令人感到不爽……哼!我就在此次任务中证明给你们看!

     

      虽然这么说,但果然还是得谨慎、谨慎、再谨慎才行!毕竟目前的我可还称不上「强」,可不能逞一时之勇,把炭治郎、禰豆子和自己的小命一同搭进去。

     

      一路上,我们几人就这样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直到抵达了目的地。

     

      那田蜘蛛山。

     

      「等下!能不能等一下?」山脚下,还没踏进森林里面,位于队伍后方的善逸突然叫住了我们。

     

      「好恐怖啊!」善逸被那田蜘蛛山上树林所传出的诡异气氛吓得直哆嗦,整个人缩成一团:「一接近目的地就觉得特别的恐怖!」

     

      我瞥向不远处充满森冷气息的树林…………老兄,我也害怕啊…………虽然下意识地不想靠近,但为了执行任务,咱们还是得进去呀!

     

      而神经大条的伊之助则完全无法理解善逸的行为,他们你一言、我一句地争论起来。我和炭治郎则无奈地在一旁看着。

     

      此时,附近的草丛忽然传来响动,我们看过去,只见一个人影匍匐前进朝这儿逐渐靠近……仔细看,那名少年身着鬼杀队队服、手持日轮刀!原来是鬼杀队的人!

     

      「救我……救救我…………」他面色惊惶。一瞧见我们,便发出求救,更加努力地朝这边爬过来。

     

      「没事吧?怎么了?」炭治郎见状率先赶过去,我和伊之助紧随其后,善逸依旧落在队伍最后边。

     

      然而,不待我们靠近,那少年身子倏地从原地飞起,仿彿被什么无形中肉眼不可见的东西勾住一般,像人偶一样被扯回树林中!

     

      「啊啊啊啊——!连我也被……连繫在一起了!救救我啊!」语毕,少年的身影仿彿被树林吞噬,永远消逝在其中……

     

     

      这是我最后听见他的声音。

     

     

      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我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我要、救他。」明明面庞上都布满冷汗,炭治郎仍如此说。

     

      伊之助双手搭在刀柄上,先一步站了出来:「让我先打头阵!你就瑟瑟发抖地跟在我身后吧!」他看上去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还嚷嚷着肚子饿……但谁知道此刻伊之助野猪头套之下是什么表情……

     

      山里头到处都是蜘蛛网。

     

      随便走几步就会黏到身上。

     

      此刻要是手头上有「THE   WINDY(风)」就好了……不过要是使用的话会不会动静太大了呀?

     

      系统毫不留情地泼冷水:“别想了!就算手头上有,依妳现在的等级也用不了!”

     

      ——————

      姓名:李   明依

      性别:女

      称号:库洛魔法使

      能力:库洛牌(小樱牌、透明牌)使用

      等级:21

      HP:1100/1100

      MP:10500/10500

      目前已抽取卡牌:花、行动、砂、浮、修复、剑、盾、逆戻、矢、轮、驱

      ——————

     

      盯着属性面板上自己目前的等级,我沈默了……

     

      「明依小姐、伊之助。」

     

      炭治郎忽然叫住我们。

     

      「嗯?炭治郎君什么事?」我转头看向他。

     

      伊之助看上去很不耐烦:「干嘛啊?」

     

      「谢谢你们,」炭治郎面露微笑,温柔地看着我们:「明依小姐和伊之助你们也一起过来,真是振奋人心。山中散发着扭曲的…………不祥气味,令我的身体有些惊悚。」

     

      「谢谢你们!」

     

      「炭治郎君,客气什么呢?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嘛?」我也对炭治郎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

     

      伊之助难得没有回话,我奇怪地偏过头去……虽然野猪头套挡住了他的脸,但不知为何,我感觉此刻的伊之助有些飘飘然?

     

      「明依小姐、伊之助!」炭治郎忽然又叫住了我们。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我们顺着炭治郎的视线看去,发现树丛中坐着一名鬼杀队队员。

     

      炭治郎上前去搭住对方的肩膀,那人吓了一跳立马转过头来。

     

      「我来支援了,我是阶级·癸的竈门炭治郎。」

     

      「癸…………癸…………?」闻言,那人稍微楞了一下,而后原本难看的面色更加难看:「为什么不是『柱』啊?无论『癸』来了几个人结果都是一样!毫无意义!」

     

      伊之助直接一拳砸过去并揪住对方的头髮,炭治郎试图制止但失败。

     

      在炭治郎不赞同的眼神注视之下伊之助开始逼问:「要是说毫无意义的话,那你的存在也就毫无意义了!赶紧说明情况胆小鬼!」他还是这么爆脾气。

     

      「接、接到乌鸦的……!指令之后十名队员便赶来,」那人疼得直冒汗,脸都变了形,在伊之助的逼迫之下开始说明情况:「进入山林之后不久,队员……队员们就开始…………自相残杀了!」说罢,马上就有鬼杀队的队员摇摇晃晃地朝我们走过来…………然后二话不说地对我们展开攻击!

     

      「啊哈哈哈哈哈哈————」伊之助一面大笑、一面一个后空翻闪躲鬼杀队队员的挥砍:「这帮家伙都是蠢货啊!他们不知道队员互相残杀是禁忌吗?」他这时候倒是想起炭治郎先前对他所说过的话了。

     

      「不对!他们的行动很奇怪,应该正被什么东西操控着!」炭治郎的想法和我一样……这些人的一举一动在我看来就和人偶差不多。

     

      伊之助右手高举日轮刀,兴奋地喊道:「好啦!那我就把他们拦腰斩断!」对于他的脑迴路,我简直不知道该说啥才好……只能说真不愧是野兽吗?

     

      「不行!还活着!还有活着的人也混在里面了!还有不可以伤害伙伴们的遗骸!」炭治郎一面闪躲队员的攻击、一面试图劝阻伊之助。

     

      炭治郎真是温柔,无时无刻都在为他人考虑……唯独就是不为自己考虑……

     

      真是的!偶尔也该为自己想想啊!这样子我可是会担心的呀!

     

      悄悄发动「驱」牌,闪躲攻击的同时心里不断对炭治郎吐嘈。

     

      系统:……宿主似乎已经成为炭治郎控了!妥妥的。

     

      「别一直否决啊!」

     

      炭治郎的劝阻似乎失败了,成功点燃一只猪的火气使得一只猪用脑袋去撞击他的肚子。

     

      喂喂喂!别用脑袋撞炭治郎啊!

     

      我发觉自从认识伊之助以来,他非常喜欢干这事,时不时用脑袋撞一下人或者物品什么的……

     

      说起来,现在是做这种事的时候嘛!

     

      在一只猪又在不分场合撞击炭治郎的时候,一名被操纵的鬼杀队队员提刀跑来试图偷袭,被我用「剑」牌的刀背击中后颈。

     

      原以为他应该就此昏过去,结果又喀喀喀地以十分不自然的动作从地上起来,这提线九家话愕亩髡媸枪涣耍

     

      等等……提线木偶?

     

      「线!是丝线!」我转头,朝向炭治郎和伊之助喊道:「找找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丝线,把它砍掉!这样子就可以解除操纵了!」

     

      「光是砍断线是行不通的!」炭治郎否决了我的话,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蜘蛛还会将线给连上去的!所以……」说着说着,一手捂住鼻子,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是被什么给干扰到导致敏锐的嗅觉一时之间发挥不了作用吗?

     

      「把那些蜘蛛都杀掉就好了!」伊之助说着挥起刀。

     

      「不行!蜘蛛个子太小,而且数量还庞大!必须找到操纵蜘蛛的鬼,但是从刚才起就有一股奇怪的气味,我的鼻子完全不起作用!」

     

      「明依小姐和伊之助!要是你有能力去準确地搜寻鬼的位置的话就助我一臂之力吧!」

     

      「还有你是……」炭治郎转向方才被伊之助逼问,现在正和我们一块作战的少年。

     

      「我是村田!」

     

      「村田先生!村田先生、明依小姐和我来对付被操纵的人!伊之助就……」炭治郎的话戛然而止,像感觉到什么,他忽然转过头去!

     

     

      位于树木之间的丝线上,那道沐浴月光的身影是……

     

     

      to   be   continued....

     

      ——————

      (1)   打火是江户时代的一种祈福方式。

      家人在出门前,会在其右后方敲击「打火石」藉以祈求平安无灾。

      普遍认为这点和密宗掌管火的「不动明王」有关,因此可以被视为宗教信仰,演变为生活习俗的一种现象。

     

[综主鬼灭之刃]花火流光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_zongzhuguimiezhiren_huahuoliugua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桃花朵朵开(高H)【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老师很温柔(h)邪恶童话操的就是你(H)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青楼骚货养成日记纠缠(一女N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