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狙击最新章节

第一章〈割喉〉之六

狙击 | 作者:伊登 | 更新时间:2020-10-13 11:33:43
推荐阅读: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

    崩溃的可不只这些,这一个早上,王胜利不知道历经了多少有记忆以来没受过的劫难。

    不洗澡便算了,总是要洗脸、刷牙吧!

    洗脸、刮鬍子这种事情,一旁的警察都挺配合的,可刷牙这件事嘛!王胜利在嘴里刷到一半,牙刷就被一把抢了去。

    然后就在那家伙的嘴里了。

    王胜利眼神呆滞,陷入崩溃,但他告诉自己,无妨,现在的牙刷要便宜的很便宜,那支牙刷用了几个月,都稍微开花了,也是时候换了。

    他说服自己的点点头,待魏铭刷好之后,义无反顾的丢入了垃圾桶。

    魏铭始终不改一色,什么作为在他眼里好像都不算什么。

    果然是疯子……疯子!

    厕所系列的磨难以为就此结束,正当王胜利想要领着魏铭往门外走去的时候,魏铭双脚死死的定在原地,然后用他另一只手往自己的裤裆摸去。

    感觉有些什么要呼之欲出,王胜利转过头去,该迴避、真该迴避!

    想想也合理,一睡起来是一定要上厕所的,想着想着连他自己也有些许尿意。

    怎么,我有你也有,怕什么?那壶不开提那壶,魏铭讪笑着。

    谁怕了。我这是尊重。王胜利昂起头来,相较于魏铭各种不请自来的表现,他自然是有礼貌多了。

    我又没要你尊重。魏铭无所谓的说。

    清晨很安静,王胜利竟连他拉下拉鍊的细微声响都听得一清二楚,心尖不自觉发着毛,什么时候他竟变的如此敏感。

    屏息以待……

    当然不是期待什么,就只是想要这场磨难早些结束。

    可不知怎么了,始终没有听见奔腾的水流声。

    等了真的好一阵子,王胜利急了,那原本细如丝缕的尿意逐渐团结一致、成群结队的要攻陷他,感受到膀胱的肿胀,他不得不开口催促:怎么?还没好吗?

    嗯。兄弟一早精神好,有些难控制。魏铭诚然以对,突然表情一变打笑道:要是硬要对準,过刚则易折。还是你要相信我的抛物线?

    求求你快尿吧!王胜利急得跳脚。

    魏铭无所谓的点点头,嘴上挂着一抹笑说道:既然如此,就如你所愿。

    他放下扶着的手,让小兄弟呈现一个自由奔放的状态,哗啦啦水流终于响起,他还惬意的左右摆荡着。

    你甩什么甩?王胜利再度崩溃,当下也不避讳了,正视眼前景色,只见满目疮痍。究竟有多少落在了它该落的地方?他看见那上立的马桶盖边缘全是被水流殴打过的痕迹。

    王胜利想去拿刀,非常想。

    魏铭看见王胜利的眼神杀气腾腾,赶紧将小兄弟收拾起来。

    就算要被杀,也不能露着自己的弱点被杀,小兄弟需要尊严的!

    这是天降甘霖。魏铭为自己辩驳道。

    『甘』霖?你喝过吗?王胜利阴狠的怒视着他。

    没,你要试试吗?魏铭又把话丢还给他。

    王胜利当下也不管那么多,拉下裤裆,对準了魏铭,投射温热带着狠劲的强力水柱。

    魏铭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那一刻是傻住了。

    他当警察当了那么多年,第一次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呆站于地。

    反应过来之后,只是佩服。

    佩服着这个家伙,跟他疯的程度简直不相上下。

    冷静下来之后,王胜利有些后悔了。

    最后收拾的还不是他自己吗?

    折腾一阵后,他们还是坦诚相对,清理了身子。

    他可不允许自己或身边的满身尿味。

    换衣服就麻烦多了,一边的袖子就是套不进去。

    他们俩最后只是里边全裸,各自披了一件看起来相当高档的西装外套。

    而魏铭似乎真的被自己的行为惊吓到了,竟然变得意外乖巧。

    清理厕所的时候,王胜利因为尴尬而闲聊着说:这颜色那么黄,应该要多喝点水。

    嗯。魏铭乖巧的回应道。

    今天我有画展,命案现场什么的,我之后再跟你去好吗?王胜利笑容可掬的协调道。

    好。魏铭又这样乖巧的答应了。

    狡猾的兔子失去了攻击力,这反而让王胜利有些手足无措。

    他们无言地坐在沙发上,时间一到,搬运这次展览作品的专业人员到达了。

    一个个穿着防护衣,套着白色手套,至少五六人小心翼翼护送着。

    这下魏铭可知,为何昨天王胜利死也不让他进去,也死不让他碰那些画。仔细到这种程度,简直可以媲美那些古代的文化遗产什么的吧?

    王先生,我们先去展场啰?那些人正经八百的说着,对着眼前半裸还用手铐铐着的两人似乎不甚在意。

    是、是。麻烦了。王胜利尴尬地回应着,很怕鞠躬的动作大了些,身上的衣服就会滑下来。

    看他们不动声色地走了之后,魏铭终于讲话了。

    王胜利,你平常常做这些事情吗?魏铭说着,竟然有些兴师问罪的感觉。

    王胜利听言皱眉,小心翼翼问道:哪些事情?你指的是什么?

    把男人带回家、上铐、半裸。魏铭的断句相当果断,况且铿锵有力,听着王胜利本来不该心虚的心都虚了起来。

    我是被你胁迫的好吗?王胜利委屈的说道。

    所以你有被别人胁迫过吗?魏铭原本就很阴暗的眼神,变的更加阴沉了。

    王胜利感受到阴风惨惨,莫名的缩了缩脖子。

    这辈子也就你这样对我。王胜利有气无力的说。

    语毕,魏铭鬆了眉头。

    嗯,那就好。他笑了笑,猛地站起身来,拽着王胜利就往门外走。

    王胜利望着车窗外,一路到展场的路上,无数的念头从他的脑中闪过,又一个个地被抛诸脑后。

    身为画展的策划人,应该要到现场看看大家的反应才是。

    可既然会受万众瞩目,他现在这个複杂的情况,到底是该出现还是不该出现来的好呢?

    王胜利焦虑的时候会咬着自己的手指甲,不自觉的。

    以致有时候会吃到指缝间带点苦味的残留颜料。

    魏铭见状,将王胜利的手从嘴边拯救出来,紧紧的握住了他。

    小白兔居然会紧张。魏铭浅浅一笑。

    要你管。王胜利翻了白眼,想要甩开他的手,可怎么样也甩不开。

    在你进监狱之前,归我管。魏铭斩钉截铁,不留余地的宣示着。

    拜託你正常一点好不好。王胜利可怜巴巴的苦求着。怎么被尿过之后就变了一个样?

    原本怎样?现在怎样?魏铭富饶兴味地追问下去。

    王胜利看了他一眼,犹豫着要不要将心中所想全盘托出。最后还是在魏铭灼热的目光下开了口:原本是疯了一样对我有兴趣,现在是疯了一样对我超级有兴趣。

    魏铭弯着身子笑哭了,眼角有滴泪就这样滚滚而下。

    你对自己挺有自信的。魏铭做了结论,然后郑重说道:可你这次说对了。

    下了车,王胜利仍是犹豫着的。

    看着那唯美的白色建筑,那个梦想中的艺术殿堂,挂着他个展名称的壁报,还有他引以为傲的黑白半脸照。

    阳光洒下,他略带阴郁的眼眺望着远方,嘴微微开启,似是想说什么却是欲言又止。

    这张照片就如同他对自己作品的感觉: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只能体会。想记起什么,越往记忆深处探去,就只是一片模糊。

    或许他只画得出这些,就是为了寻找某个真相吧?

    为什么如此畏惧的真相。

    他也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个他一点印象都没有的地方吧!

    走吧!小白兔。反正都铐在一起了,不如牵个手吧!魏铭勾着王胜利的指头,下一秒将他的手整个包裹住,也没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

    王胜利看了他一眼,有点疑惑,又好像有点合理。

    炙热的阳光洒下,他雪白的肌肤里似乎不透着一点红润,额前沁出点点汗水,在光线照耀下闪闪发光。

    他以前有看过小说,里面的吸血鬼碰到阳光不是会被烧成灰烬,而是会像钻石一般闪闪发亮。

    他心底闪过一个可能性,该不会,这个家伙就是吸血鬼,用着他的异能开挂办案,这么胡乱纠缠着王胜利就是为了要他痛下杀手,亲手解决了这个苟延残喘上千年的生命。

    我现在有两个疑惑。王胜利定在原地不动,双眼凝视魏铭说道。

    我一定得回答吗?魏铭又是那样无所谓的笑。

    第一,请问,你是吸血鬼吗?自顾自的直接开始,王胜利认真的神情让魏铭着实疑惑了。

    艺术家的脑子都有问题吗?这也是魏铭的疑惑,虽然百分之九十已经确定成了肯定句,剩下这百分之十是带着礼貌性质的疑问句。

    想想也是,王胜利点点头,接受了这个带有嘲讽的否定答案。

    再一个问题,你……王胜利开口前还有些犹豫。你喜欢我吗?

    被喜欢的感觉,王胜利一向是最熟悉的。

    问出此句之前,带着百分之七十的肯定,另外百分之三十都是疑惑和恐惧。

    啊……或许还有些不耐跟……期待?

狙击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juj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