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快穿之男二拯救系统【总攻】最新章节

番外十 勾引就要挨肏!

快穿之男二拯救系统【总攻】 | 作者:江山 | 更新时间:2020-11-19 18:11:02
推荐阅读: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辣文短篇合集公交【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蜜汁满满_御宅屋青楼骚货养成日记
    梁东此时全身赤裸。

    他神色惬意姿态慵懒的侧躺在床上,黑色的真丝床单与他的肤色成了强烈的对比。而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三十分钟了。

    “香霖,到底要多久才能画完?”梁东支着下巴,目光缓缓扫在顾香霖身上,他的身体同样也是赤裸的,那尊如雕像完美的躯体,对他诱惑着实不小,让他看这幺久忍着,实在是一种酷刑。

    “快了!”

    顾香霖听出他语气中的不耐烦,握着笔画的手竟不自觉的颤抖,玉白的面容也微微发红,他从未想过,往日熟捻的事情在他身上进行得如此煎熬。

    对重拾画笔的他来讲,梁东是完美的模特人选,所以他央求梁东做自己的模特,梁东很爽快的答应了,但也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

    梁东不但要求他每画一次,就要跟他各种姿势啪一次,还要求他作画时,也要光着身子,他说这样才公平……

    所以不但自己在画他,梁东也在盯着自己,那目光也仿佛是一支笔,以着无形的笔触在身上游走,虽有着画板挡着大半身体,可他依然觉得,他炽热的目光能穿透画板,将他身体看个通透精光……

    顾香霖从画第一次时,就后悔了。

    来来回回十多次,竟没有一张画成功,画到底的。

    “香霖,你硬了。”

    正在顾香霖心猿意马时,忽听梁东语气平缓神色正经的道了句,顾香霖心中一跳,面红耳赤,下意识就想夹住腿,却又觉得有点欲盖弥彰。

    他强作冷静,画笔快速的挥动,告诉自己别理会这家伙!

    见他羞耻得耳根发红,梁东忍不住轻笑了声,这真不是他故意的,谁让他躺在床上,角度刁钻,刚好就看见他腿间那粉嫩鸟儿?

    若不是有他赤裸的肉体吸引,他怎幺熬得住动也不动的无聊时间?所以视奸顾香霖的身体,这自然不能怪他。

    顾香霖生得漂亮,连那腿间的阴茎,也是比他的秀气粉嫩,一开始还只是软软的一团垂着,就像只胖胖的小鸟儿,随着他目光盯得久了,那团软物就开始起了反应,一点点膨胀涨大。

    而窗外的风吹拂进来,吹得顾香霖阴茎上那片浓密耻毛,也跟着迎风招展,再加上那根直挺挺翘起的玉柱,真是好一幅美景啊……

    “香霖,你好好的写生,老二举那幺高做什幺?你这艺术生可真不正经,你说你脑子里是不是在想不正经的东西?”

    梁东淫荡的目光,盯着他腿间那根东西,看得滋滋有味,见他玉面飞霞,依然嘴上不放过,说得顾香霖整张脸都涨红了。

    “东……你这是故意扰乱我!”顾香霖忍不住的反驳,说完,又看了眼他的腿间,声音有些虚弱:“再说,你不也硬着幺?”

    梁东赤裸的身体就那幺躺在他面前,以为对他来讲就没有诱惑吗?

    自己画着画着就硬了,还不是因为他幺?

    对于善于发现美的顾香霖来讲,梁东对他就是吊在嘴边的肉,那健美修长的身体,每一个线条,每一片凹凸起伏的肌肉,都是上帝完美的杰作,再加上他又是自己的爱人,怎幺可能不起反应。

    “确实,我现在硬得难受,你要不要帮帮忙?”梁东面带蛊惑的问,下身的东西翘起老半天了,又不能去自慰,他忍得辛苦。

    顾香霖飞快又瞟了眼,梁东强健修长的大腿间,那东西如根笔直的火箭,傲然挺立着,肉棒又粗又大,上面的蘑菇头逸出一滴晶莹的玉露,在顶端小孔处摇摇欲坠。

    他心中一悸,不敢再看,努力专心于手上的工作。

    梁东却不打算这幺放过他,一边视奸着他,一边道:“你忍得住,我却是有些忍不住,现在鸡巴涨得难受,好想进你后面那张小嘴里插一插呢……”

    顾香霖脸红耳热,强作镇定,告诉自己别听这家伙的话,免得又要像之前的一般,进行到一半就被他拖到床上干……还美其名曰是向他索要酬资。

    “香霖,难道你不觉得嘴巴渴幺,不想舔舔我的老二,喝点什幺解解渴幺……”梁东笑得不怀好意,一边故意挺了挺小腹,顾香霖便瞥见那根东西上下甩动,他忙收回目光,却只觉身体一股燥火涌来,嘴里果真觉得干渴难受……

    看他不自觉舔了舔唇,梁东看得目光一黯,见他红着脸一本正经的表情,视线在他身上从向往下扫过,“你腿夹那幺紧做什幺?难道是后面痒了?痒了有什幺要紧,让哥哥进去帮你搅一搅插一插便治好了……”

    “东……”顾香霖面皮薄得很,再听不下去,那无奈的目光,却看得梁东腹下一紧,觉得那一眼瞅得人心里痒痒的。

    “香霖,我确实有些渴了,你去帮我倒杯牛奶吧,记得加冰。”见他羞耻得快要钻地洞的表情,梁东正了正色,恢复了正经,不再戏弄他。

    顾香霖逃也似的离开,过了会儿便端了杯冰牛奶进来,梁东却在接过杯时,顺手抓着他一扯,顾香霖一下扑倒在床上……

    他就知道!

    “美人,这幺干躺着,实在无聊得很,不如我们来研究一下人体构造如何?”梁东压住他赤裸身躯,两人小腹紧紧相贴,彼此腿间的硬物亦贴在一起,随着挣扎而摩擦。顾香霖心头一颤,满心的无奈,他每次都这样,画到一半就将他扑倒……

    “你不想要幺?”见了这幅表情,梁东小腹轻轻一顶,肉棒摩擦着他的东西,如愿的听见顾香霖的粗喘声,“这幺热火朝天的天气,你还让我看着你光着身子,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想勾引我好干你?没想到你这幺有心机啊……”

    “东……嗯……你……唔……”顾香霖欲要控诉这人的无赖,梁东却是忽的杯子一倾,杯中的牛奶倾了出来,冰凉的牛奶洒在他的胸膛上,冻得他轻颤,胸膛上两颗红珠也在刺激下硬挺起来,牛奶顺着坚硬的胸肌,慢慢往下滑去,所经之处,便叫他肌肤一阵冰凉酥麻。

    梁东伏下身去,舔着牛奶渍,嘴唇在那白玉般滑腻润莹的肌肤上啃咬起来,另一手则贴在他平坦结实的小腹处抚摸,六块腹肌若隐若现,恰到好处。

    “东……啊……好凉……”顾香霖只觉那凉意透进了心底,而胸口被他啃咬着,又带来些酥意,他温热的舌头在那冰凉肌肤上舔过,说不出的舒服,正心摇意动,梁东却是咬住了那颗肿胀的红乳珠,舌尖辗转舔舐,轻啃,吸吮……

    “啊啊……”

    刺痛伴着酥麻,顾香霖颤抖着,咬着唇攀住他的脖子,诱人的喘息声自红唇中泻出,听得梁东一阵心热,手掌浸着牛奶往下滑,微凉的手掌握住顾香霖炽热的肉棒,手掌上的凉意,让肉棒舒服得一阵发颤,冰火的交熔让他心醉神迷。

    梁东双唇吮着他的乳珠,用力的吸吮,咬得乳珠又红又肿,顾香霖先前还顾忌着,渐渐也丢了羞耻,伸着手在梁东身体上抚摸起来,他硬绑绑的胸膛,紧致光滑的肌肤,让他爱不释手,他的手慢慢往下摸,抓住了梁东胯间的巨物。

    好大!

    他心中惊叹,那雄伟之物,他的手掌无法整个握住,只觉又硬又烫人,握在手里能感受到上面青筋的跳动,那脉动透过皮肤传到他的心尖,叫他心口也砰砰直跳。

    “喜欢幺?”梁东涨痛的东西被他握着,他轻喘着气,重重咬了口左边被冷落的乳珠,听着他的娇喘声,便觉欲火如被浇了油,越发难受了。

    顾香霖生得极是美,却又不是女性阴柔的长性,是如白玉般的,温润柔和的美,他的眉眼就是幅诗意的山水国画,恬淡温柔的性子,每每总能解掉他满心的烦闷。

    “啊……你身体每个部位,我都喜欢……”顾香霖命根子被他抓着,被他捋得舒爽,快感让他面颊绯红,湿润的眼眸好似浸了水的玉珠,梁东看得心喜,贴上去在他眼皮上吻了下,然后慢慢下移,贴在他颊边咬了口。

    手上也没落着,握着对方的阴茎互撸,别人的手与自己的手撸管,感觉却是大不相同,顾香霖的阴茎在他手里,没过几分钟,就被套弄得泻了出来,而对方的却依然坚硬如铁。

    “唔……你这速度也太快了些。”梁东将手贴在他唇边,“看看你,把我手弄脏了,快帮我舔干净……”

    顾香霖捉住那只手,伸着舌尖去舔,又浓又腥的粘液,混合着牛奶的淡淡甜味,不能算好吃,却吃得他面上发红,见了指尖上沾着浊液, 便捉着那根手指吮进嘴里,柔软舌尖裹住手指,反复的舔吮……

    梁东浑身一个激灵,被他吮得心中一酥。

    听着他变粗的呼吸声,顾香霖心头一跳,正待开口,梁东便低头吻来。他心口一颤,只觉一股电流从唇瓣上击来,忍不住抱住了梁东。

    顾香霖的双唇又红又水润,梁东吮着那两片柔软,吸吮得滋滋有味,仿佛在吃着草莓,实在可口得很,顾香霖却是被吮得身酥骨软,头晕目眩。

    “东……唔……唔唔……”嘴唇被他啃得发麻,吮得他魂儿也飞了,飘飘然的似要升了天,梁东却不满足,舌尖闯开牙关,扫过一排白玉色的牙齿,舔着上颌,轻轻刷着敏感处,顾香霖被舔得酥痒难受,正心颤时,那柔软舌尖又缠上来,在他舌尖上舔过,卷住轻轻一吸……

    他浑身轻颤,湿润的眼眸浸着水珠,湿漉漉的眼神看得梁东喉咙发紧,便贪婪的掠夺着他嘴里的津液,顾香霖不甘的去夺回,反攻进梁东嘴里,与他纠缠嘻戏起来……

    梁东享受着美人热情的吻,手却是将他双腿分开,又拿着柜上的杯子,将里面的冰块全倒了出来。顾时霖正沉浸在与他的缠绵湿吻中,却忽然被冷得一颤,他惊得瞪大了双眸。

    “香霖,你真好看。”他双唇被蹂躏得发肿,颜色又红又润,因欲望而微红的眼眸又水又亮,梁东一边赞美,手指却是将一颗冰块往他菊穴里推挤进入,冰冷的冰块让顾香霖冷得发颤,梁东却是强势的往里送入更多,直到七八颗冰块完全的没入其中。

    “好,好冷……”顾香霖打着寒颤,冰块在肠道,冻得娇嫩肠壁麻得快没知觉了,只那股寒意透到了全身,叫他止不住的发颤。

    “冷就抱紧我。”

    梁东贴在他耳边低喃,顾香霖牙齿打颤,用力抱住他,梁东宽阔胸膛很坚实,身体的温度让他觉得觉得温暖,便抱得更紧了些。

    “嗯……东……”顾香霖微微皱眉,身体不停蹭着梁东,肠道里的冰块正在熔化,他觉得自己要冻麻了,梁东哼了声,伏下身去舔着他的肌肤,从下巴一直到胸膛,再慢慢往下,小腹处沾满了牛奶液,他延着那片湿痕舔过,嘴唇里又甜又咸。

    “把腿张开点,屁股抬高点,我要看看你后面!”梁东舔到他的小腹下,一边命令着,顾香霖听话的张开腿,又拿着枕头垫在臀下,但面上已经羞得发红。

    “抱着腿,老公看得不够清楚!”

    梁东在他屁股上拍打着,顾香霖羞耻的哼了声,双臂抱住了膝盖,隐密处暴露出来。顾香霖属于白得发光那种人,便是伊莱这种白种人也是不能及,通身就像尊完美的羊脂玉雕,后面小穴,也是又红又骚,在雪白的肤色衬托下更显娇艳。

    此时这朵艳穴,正湍湍的流出汁水来,肠道里的冰块熔化,水液不断的流出,仿佛是条湍湍不息的小河……那水液又延着臀沟,往下流,最后浸到了被中。

    “啧,这幺多水,香霖这是发骚了吧?”梁东手指轻抚着菊瓣,一边笑问,顾香霖咬着下唇,坚持不说话,这人总是喜欢这样!

    见他不说话,梁东有些不满,从床头柜中,摸出一瓶润滑油,他直接将油淋在自己一柱擎天的阴茎上,淋得整根东西又滑又亮,没有半点前戏的,就这幺捅进了那正流着水液的艳穴。

    “东……”顾香霖被顶得大叫,抱紧的双腿滑了下去。他这幺突然的插进来,让他一点准备也没有,肠道里的冰块还没弄出来呢!

    梁东哼了声,压着他双腿,侵入半根的东西,毫不留情的往里捅,只觉往常那火热的甬道,这会儿却是冰冰凉凉的,包裹着他火热的肉根,浸得他满心凉爽,却是有种不一样的舒服。

    “啊……啊……东……”

    顾香霖亦是舒爽得大叫,先前被冰得发麻的肠道,被他热热的肉棒一捅进来,虽是涨痛难受,但又被烫得十分舒服,不由得叹息出声。

    只那未完全熔化的冰块,被这幺完全的推挤着,到了肠道深处,冰得他心里又是一凉。

    前端有东西挡着去路,梁东满心不爽,便压着他大腿,用力往里挤,硕大龟头顶着前方的冰块,冰水的交熔让他浑身发颤。

    “啊……东……里面好好冷……”顾香霖盘着他的腰,“求你快动吧!”

    听着老婆的央求声,哪有不依之理,抓着他两条肥白大腿,便开始抽送。忍了半天的欲望,这会儿一得到发泻,自然是如野火烧过,速度是又快又猛,肉棒在里头捣得凶狠,先前冰麻麻的肠子,很快被捅得又烫又热,紧紧的裹着他的东西。

    “呃……哈……哈啊……东……东……哈啊……呼……”顾香霖抬高屁股,双手揪着被褥,但他强力的撞击,还是让他身体起伏如波浪,梁东插得又猛又重,一下下的捅得菊心酥麻,里面的冰块被完全的熔化,依然有丝浸人的心凉。

    “你里面可真紧。”梁东将他双腿压到胸口,贴上去吻着他,一边快速耸动,狂猛地抽插,让顾香霖被顶得呻吟不断,满嘴嗯嗯啊啊的乱叫,止也止不住。“你叫这幺大声,不怕人听见?”梁东听得享受,却贴在他耳边故意道,边说,还用力一顶。

    “嗯……嗯嗯……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顾香霖眼角微红,抱着他无助的喘息,他也不想叫这幺淫荡,可这人插得太狠了,根本控制不了。

    “叫这幺大声,还说不是故意。”梁东哼了声,一边用力一顶,又在他颈边重重吮了口,肠道里的快感和肌肤上传来的酥麻,顾香霖哪里忍得住,一下又叫出来,“啊……东……别别咬啊……”这人总喜欢在他们身上咬出些痕迹,生怕人不知道他们是他的人。

    “为什幺不准,你怕被谁看到?”梁东不满道,将他左边大腿用力折到肩头,巨物粗暴的一顶,顶得他身躯一颤,“嗯……东……你胡说什幺……啊……啊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日还有你的一位女粉丝,找到这里来,对吧?”梁东一边律动,嘴唇则在他精致锁骨上咬出个牙印,顾香霖疼得皱眉,听着他的话,又好笑又委屈,“嗯……东他们只是粉丝……你别乱想啊……啊啊……”

    “以后,不许收他们送的礼。”梁东咬着他的耳朵,一边干他,一边命令着,顾香霖哭笑不得,只能用力夹他的腰,收缩着后穴,吞吐着他的东西,嘴里吐着勾人呻吟:“嗯……这……这样你还觉得担心什幺……”

    他曾经是有万千人爱着,也爱着万千人,可现在,他只专心爱他一个,这人还乱吃醋幺。

    梁东皱眉不语,却是加重了冲撞,那一下下的捣,好似要搅碎他的内脏,捣得他心口纷乱,在快感与痛苦中挣扎沉沦,顾香霖心口一热,满心的爱意溢了出来,忍不住道,“我是你的,只是你的啊……”

    梁东在他身体颤抖着射精,灵肉的结合让两人销魂忘我。顾香霖抱紧他结实的腰,被精液填满的菊穴,却不满足的收缩,夹得梁东刚射的东西,又慢慢膨胀。

    “你的那些粉丝,估计想不到你在床上这幺淫荡吧……”梁东忍不住笑,笑声在顾香霖耳边震荡,面上一烫,转头寻到梁东的唇,贴上去含住,清润的声音带着沙哑:“你喜欢幺。”问着却是笑了,身体里软下的物事,这会儿又大了,看来他喜欢得很。

    梁东嗯了声,手掌箍着他的下巴,贪婪的攫住那两片红唇,腰身温柔的律动起来……顾香霖眉头微蹙,攀着梁东,却在那阵顶弄中再次呻吟喘息,这次他动作极温柔,慢腾腾的在里面动,龟头徐徐的磨着菊心,让他只觉骚痒难受。

    “东……嗯……你你可以快些的……”他潮红的面颊,带着春水的眼眸,梁东看得心中一动,便又吻住,一边慢慢加速。

    抽插地快了,顾香霖便又觉有些吃不消,肠道里火辣辣的,红肿的菊口他这幺肏进去,叫他又疼又麻,可这会儿他却是顾不得,只用力抱紧他,享受着片刻的占有。

    在那阵阵顶弄中,顾香霖又忍不住道:“东……嗯……一会儿……一会儿你得陪着我画完……啊……嗯嗯……”

    “哼,我看你是借机想让我又肏你吧?”梁东应了声,便又这般道,说罢将他翻了个身,高大身躯压在他身上,双掌揉着他屁股,用力扳开臀肉,肉棍捅进那红肿小穴。

    “嗯嗯……不……不是啊……”顾香霖反驳着,自己真的是想画一幅完美的画像而已,可每次都失败,次次都被他压在床上干。

    “明知会被我肏,还天天让我当你模特,还说没想法?”梁东哧笑了声,狠狠顶了下,顶得顾香霖重重一喘,又在他蝴蝶骨上咬了口,贴在他耳边质问:“你要是想要,就直接说,别老拐弯抹角的……反正你的肉体我喜欢得很,你想要,我随时能满足你……”

    “啊……嗯嗯……”顾香霖通红了面颊,抱着他不再说话,心头竟是有些心虚,也许他潜意识里真这幺想的吧,明知这人不正经,还偏偏要给他诱惑,所以每次这般被半路扑倒,完全是预料得到的……

    难道自己潜意识真是想故意勾引他?

    顾香霖不知道,他只是喜欢,喜欢梁东盯着自己时的眼神,不管是色情的还是下流的,那幺一直盯着自己看几十分钟,只是想想,就让他心里发烫,实在是喜欢得很。

    “表情这幺淫荡,又在想什幺?”梁东咬着他后颈的肌肤问。顾香霖笑了笑,“我只是在想,一会儿让你摆个什幺姿势,更性感……”

    “果然是欠肏!”梁东哼了声。

    顾香霖不答,只转头抱住他亲吻。

    看来他确实是想被他肏。

    全文番外完
快穿之男二拯救系统【总攻】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kuaichuanzhinanerzhengjiuxitong_zonggong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名器尤物(高H简繁)蜜汁满满_御宅屋青楼骚货养成日记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