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山水有灵最新章节

第二章 竹出于山涧之间(2)

山水有灵 | 作者:歲歲長情 | 更新时间:2020-06-25 20:24:11
推荐阅读:操的就是你(H)每天激情时(高H、NP)纠缠(一女N男)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秋以为期【快穿】高潮不断小夫妻的性福生活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恋胭

两人同时走过去,无斡取了长枪便走,未留下一字,如他一贯沉默的作派。

那老人家望着无斡修长的背影好一阵子,才踩着碎步进了竹苑,同时风铃叮铃一响,上头的图案换成了一只狐狸追鸡的调皮模样。

「唉唷唷!好大的煞气啊……」老人家心有余悸,拍了拍胸膛,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又瞥了瞥无斡的去向。「小先生,那人是谁啊?一身好大的煞气,不好不好,别与他来往。」

煞气吗?来竹苑里的人形形色色,有神智清明,也有癡呆癫狂,自然也有满身腥血仇苦的人。

老人家很害怕,自己倒是很习惯了,他接过鸡蛋,笑道︰「是一位朋友。」

「朋友?」老人家面色惊疑,以为墨璃在开他玩笑,却又见墨璃对他点了点头,有些丧气的颓下肩膀,道:「小先生,老夫知道你心肠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交朋友,莫怪老夫多嘴,他那把长枪不知道沾染多少人的血,妖气四溢,老夫是连靠近都不想。」他一边说着,手里不知何时多了颗光滑剔透的鸡蛋,心下一喜,连忙啃了两口,接着又像想到什么的,身子一顿,偏头过去,墨璃正哼着小调削番薯,一边锅子还滚滚热着熟蛋,而脚边篮子已经空了。

老人家:「……」

「我明白的,没事。」墨璃勾起嘴角:「若有危险,我当然避而远之,但现在这世道,多少人手里是沾着血的,若真要计较恐怕只是多劳费心神。」他淡淡的说,见老人家手里空了,又吹凉了一颗蛋放了过去。

老人家看着鸡蛋,忍了忍,没忍住,只得默默含泪的吃了起来。本来这蛋就是拿来给墨璃加菜,这下反而变成人家拿来赌他话的好用处,真是丢脸至极!颜面扫地!可、可是……这可真香呀!小先生怎么连弄个水煮蛋都能这么香!

老先生吃着吃着,忽然吃出了个鬼迷心窍,嘴里的蛋还没吞下去,张口就问:「不知小先生愿不愿意做我儿媳妇啊?」说完,反应起这话恐怕会引来人家反感,惊恐的打了自己两掌,两颊登时红成一片:「没事!没事!老夫瞎说的!」

墨璃倒不介意,将番薯放进篮里递给老人家,老人家彷彿忘了脸上的疼,一脸笑嘻嘻的欣然收下,不过一秒他又想起自己是来送礼的,老脸立刻皱成一团。

「叮--」又有客人来,风铃化成了一个蒙面娃娃,身边桃云缭绕。

来的人压低着竹帽看不清面容,他一路疾行至此,然而,踏上竹苑后却没有马上进来,只是侧身站在门下,伸出一手抚摸篱门,像是在确认什么。

墨璃新倒一杯茶,推到桌边,看起来就是为那位客人而添的:「无斡来过。」

客人一听,似乎鬆了一口气,抬手双指一弹,方才他摸过的地方燃起一簇黑火,不过几次眨眼后,那黑火无人骚扰,自行熄灭了去,然而篱门上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我还以为又有什么东西……」客人一边说,一边拍去肩上落叶,只是没想到他还走不出第二步,前方突然疾行飞来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咚的一声,精準无比的撞进他怀里。

那竹帽本就鬆鬆盖在头上,并未繫紧,这一撞便掉了下来,入眼,是一个俊俏的少年,脣红齿白,一袭白髮如雪。

「凡青!」桃嫣小屁股坐在人家手上,不安分的扭了扭,两手十分不客气往人家脸上乱拍一通。

凡青微微一笑,下一瞬把桃嫣高举过头,往上轻轻抛接,身形一转,带起白衣飞翩,流水金绣闪烁如蝶,煞是好看。

桃嫣笑得合不拢嘴,把凡青脸上当画布似的,一直往人脸上戳:「今天真好,好多哥哥来!」

凡青任由桃嫣给他在两颊上各画一个红圈圈,听见她这么说,他挑眉道:「喔?很多哥哥来就很好,那如果只有我过来,就不好了?」

「嗯……也不是……」桃嫣歪着脑袋,食指压唇,思考几秒,然后啊了一声回答道:「是你能来的话就更好了!能陪我吃饼乾,玩泥人!」

凡青十分满意这个答案,兜着她,两人闹了一阵,最后不仅他的脸、颈子都染上桃色,衣领肩处连遭鱼池之殃,墨璃默默奉上湿巾让他擦去脸上一坨坨嫣红。他朋友每一过来,没有一个不被桃嫣玩得花红紫绿的。

老人家见有外人来,看上去又与墨璃熟识,便不当灯眼,提着那篮黄澄澄的番薯,还有一些滋补身体的草药离开,背影看去,老狐狸尾巴一甩一甩的,可见心情美好。

过了正午,山谷间的风里添了点冬未退尽的寒意,吹得人皮肤生凉。墨璃两手收袖,转头问道:「你和无斡都来了,外面有什么事吗?」

凡青点头,往远处山穹一望:「北方人鬼战乱,东方大妖也想趁势换主。我刚从北回来,一路上有需多逃亡的氏族,你可要当心安全,最近上门求医的人恐怕也会变多。」

墨璃没有回应,盯着杯里的茶梗,不知在思想着什么。

凡青见他有些心不在焉,又低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只见墨璃只是望着他,淡淡笑了笑,微不可察的吸了口气。

「我只是觉得,为何太平的日子总是没几日呢。」

像是印证凡青那日的话,五月刚过,风铃便像是吃了灵气丸,一天下来叮铃铃的响个不停,花图不知换了几回,就这么一连响了十几日,哪怕是再悦耳的音色,久了也会令人听了耳根发痠。

一个白影忽而幻化而出,如昙花一现,只看的出他往风铃虚虚一指,那风铃便被静了音,花图立刻变成了一竖上长下短、互不相接的两条红线,微微抖动。

竹苑里外皆是来求诊的人,竹苑本就不大,十来个人就佔去院子一半,凡青拿着簿子,细细询问每一人的症状,又依其状况将病人分成两排安坐,严重者靠近竹屋,以方便墨璃看诊,另外又请了村里一个年青人帮忙一些杂役。

药壶子烧的屁股通红,壶口滚出浓稠药汁,桃嫣坐在药壶三步之外,怀里抱着一盆水,正帮忙看火。偶尔扫一扫炭灰,免的热灰被风捲进林里起大火。顾了大半个月,她的两辫子的小花都萎了下去。

墨璃取了一瓢清水,洒在桃嫣身上,将她抱起来,平日总是朝气换发的小脸看上去又累又倦,连墨璃都忍不住心疼,怕这一累,桃嫣好不容易养起来的身体又会进入冬眠,要再唤醒只会更伤根基。

桃嫣窝在墨璃胸前,抓着他的衣襟,墨璃身上淡淡的清苦药味让她不由自主的把脸往衣服上磨了磨,人也放鬆下来:「哥哥,老师父什么时候回来?」她好睏啊!那火烤的她全身不舒服,可是哥哥们都在忙,她也想出一点力气,但她不会治病,也不能帮忙抓药,能做的的就只剩下顾火。

墨璃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我寄信给他,让他快快回来。」从袋里掏出一小块发土,一起把她放进铺了软布的竹蓝内,提进屋内,放在角落,小声的说:「乖桃,先睡午觉,等醒了在帮哥哥忙。」

桃嫣握着那块发土,点了点头,自己拉上盖子,很快的,小小的呼噜声从竹蓝里传出。

「先生,这壶要先发下去吗?」青年探进一颗头,问道。手里捧着一只拴着红绳的药壶。

「嗯,麻烦你了,这壶给第一排的人喝,半满即可。」墨璃正往自己手上捲绷带,没注意到青年的眼神在竹屋内飘了飘,突然看见了什么,打了个颤后连忙退出去。

前几日,村里先生过来这里借药。一开始,墨璃心里是有些惊讶的,竹苑的位置不曾被暴露过,即使是相比为邻的山下小村,仍是隔着山岭,不曾与那裏的人有过交流。

村先生找到他的那时是痛哭流涕,彷彿是找了救命稻草,也不顾墨璃手上还有个药碗,抓着他的衣服跪了下来,喊了好几口大仙救命,说是自己村里忽然流行了一种怪病,有大批村民忽然觉得头晕噁心,严重的还需用棉塞着耳朵,最后手脚发虚,只能躺在床上。一开始是老人,接着小孩,到后面,村里一些青年也开始出现这些问题,而当第一个青年倒下之后,最初发病的老人在当天夜晚,亲人面前灰飞烟灭,只留下一床的灰粉。

村庄陷入未知的恐惧,他们找不出缘由,村民只能吃些滋补药来缓解症状,可要是再这么严重下去,村里就没人能劳动,不知道届时是大家没药吃而病死,或是饿死。

村先生又说了,在他束手无策之际,忽然想起曾听闻旅人说过,他们这山头上有一个避世而居、医术高明的先生,但没人知道位置,就算知道了也没人敢上去,山中有飞禽走兽,还传说有妖怪在山间吃人,但村民一个个躺在床上嚎哭,人命在前,逼不得已,他只能碰碰运气,上山找人,找了好几日还真的让他给找着了。

墨璃听了对方的叙述,虽推拒了下山看病,但仍是借了药给对方。

当晚,他悄悄下山,检查水源和庄稼,皆有程度不一的衰退,他立刻断定这是灵泉在转移,缓缓往外境地流出。万物皆受灵泉滋养,灵泉不足,也合理解释了村里说不通的怪病,他不禁联想到千里外的北边战火,只希望灵泉转移是自然而为,不是与它有关,不然恐怕百年之内,这片土地将寸草不生,荒如大漠,除非有外地的灵泉流过此处,否则此处再也无人能居。

此时,竹屋外传来许多人的脚步声,墨璃眉头微皱,还没查看便听见凡青说道:「各位请停下!」那脚步声便停止了。

他从窗缝里看出去,有一群人正站在篱笆外,各个神色不定,有喜有怒,还有几个眼睛是红着的,从衣着打扮看来,是山下那些村民。

悲喜他还能理解,那么怒又是怎么一回事?墨璃瞇起眼睛。

竹苑内和竹苑外的一伙人隔着篱笆,两边互看,气氛尴尬。

凡青背对着墨璃,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眼神,一眼看过众人,那些村民有些还低头闪避,接着,凡青问道:「请问各位这是?」

村民们互相使眼色,过了一阵,最后是一个老妇人走了出来,乾瘪的声音有些发抖:「先生啊……我们是济水村的村民……就是山下那座村庄……」她一边说,一边看着凡青的表情,见他轻轻点头,才放下心,又继续:「不日前,我们村里先生上山求药……亏得先生帮助,我们才能恢复如常……我们村民心存感激,可昨日,我们元甲突然暴毙于房内,他当时正在试药,桌边只有这个草药不是村里有的,我们只能是想着应是向先生借来的,因此上山叨扰先生。」说着,她两眼濯濯,从袖袋里取出一块黑色的枯草。

山水有灵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shanshuiyouli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操的就是你(H)每天激情时(高H、NP)纠缠(一女N男)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秋以为期【快穿】高潮不断小夫妻的性福生活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恋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