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时有美人,一笑嫣然最新章节

12.老爷亏心不同意

时有美人,一笑嫣然 | 作者:蒔柒 | 更新时间:2020-09-21 16:12:31
推荐阅读: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

        约莫二十多分钟,江嫣然回来了。

        她扶着墙,轻轻喘着,走的挺慢。

        虽是没见着人,但听那脚步声时景年便知是她了,二话不说,撂下他兄弟去找他家小姑娘了。

        江之熹拨弄个打火机自娱自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说:九哥这疼法,真过了……

        这调调,三分叹三分怨剩下全是羡啊。

        你有比较好?江诗念不以为然,笑睨他眼,一个烧城一个烧山……

        江之熹:......给戳中心事,闭麦了。

        这会儿天早已黑透,透着落地窗能看到外头的霓虹璀璨。

        她走得极缓,近乎贪婪的将景致尽收眼底……

        也不知京城这夜,她还能看多久。

        她往另一头走去,身后有人喊住她,带了点恼意。

        嫣宝。

        哦,她家男人找着她了呀……

        江嫣然回头,方才还颓着的脸染了点欣喜,眼睛很亮。

        时景年走过去,看她的脸,看她的裳,眉头一点儿也没鬆,眼底阴阴沉沉。

        她……

        做了什么去?

        他是好奇却没问,只说:老先生明早才会醒,明儿在来。

        她点头,嗯。拉过他的手,我睏了,想睡觉。

        时景年握紧了些,整路上都没放开……

        来医院能做些什么,他也能猜到一点。

        她不说,是还有顾虑……

        他也就不问,这小姑娘情商不行,都成这样还看不出来他对她的底线和容忍在哪……

        哪会在乎她身体怎么着……

        天方亮,整个医院静得连针落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饶是他们刻意放轻脚步,还是把廊上或卧或坐的人给弄醒了。

        早呀——江之熹撑起身子,鬆鬆痠痛的筋骨,眼皮儿没拉开,好似下秒又能睡回去。

        嚐点?时景年递给他几个提带,里头的食物香气四溢。

        他也饿一晚上了,闻那香馋虫各个给勾起来,哪里顾得上睡觉了,他接过去一口玩笑话说得骚浪得紧:就知九哥顾惜我身子,怕我饿坏让你心疼上了......

        九哥你是不是从没忘过那个在大明湖畔苦苦等你的之熹弟弟——

        江嫣然瞥他一眼,嗬——脱下了外套,盖到了江诗念的背上去了。

        那眼神,不用多说,戏很多但被当成智障的江之熹演不下去,默默往旁凑了去。

        这种兄妹,一刀两断吧。

        这时,病房门开,护士出来了,病人醒了。

        江嫣然问能不能探视。

        护士说可以,领着他俩进去了。

        江老爷急性心肌梗塞,做了冠状动脉绕道手术,还戴着氧气罩,躺在那儿出气多进气少。

        江嫣然扫了一眼他满身的管子,抿着嘴儿脸上没什么表情,说不出喜怒来。

        窗子半敞,暖风袭来,墨色的髮随风翻飞了几下,时景年偏过身,不卑不亢的唤了声:江老先生。

        江老爷瞇着眸,因逆着光,他的五官看上去不真切,却掩不住他身上那股子消沉的风流感。

        这小子……

        几年未见,气势越发沉稳内敛,似无底之渊深不可测。

        他瞧着心惊却也疑惑——这小子,怎么会来这……

        端看他的举止,得宜有礼,但瞧着自家孙女的眼神,未免太......

        露骨热辣。

        他心中隐隐有些猜测,虽觉荒谬,但好似便该是如此。

        而江嫣然的话,即是印证了他荒唐的想法。

        她说啊,什么话都说,也不铺垫点些什么,爷爷,您也只晓我有喜欢的人吧?

        吶——人给您带来了。

        她声音不大,环着手一鼓作气说完,这姿态稍显强势,但生娇的两靥掩不住骨子里藏的娇羞。

        话一出,心律监测仪的折线大起大伏。

        这是什么孽缘!

        老爷子气短,急遽的喘气,脸是青的,唇色惨白,一张一合吐出两个字:不、许。

        十四年前,短短半年间,白家给火吻了两回。

        尤是冬末那场大火,来的古怪,任谁也摸不清头绪,只知那烈火沖天生生烧了一天一夜去……

        ——直至白家彻底化成灰才肯罢休。

        那时,京城圈子总传,是因姓白的着实做了太多禽兽不如的事情,所以,要遭报应。

        但哪儿是报应,分明是个人大手一挥给整的……

        十六岁啊,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揣着串佛珠就去白家放了一把火,没人敢拦他,眼睁睁看着目光猩红的少年将白家老祖宗的牌位摔了粉碎。

        打那之后,几大世家知情的任谁敢轻瞧这位信佛的的小少年,除了怕还是怕。

        江老爷自是知情的,再一联想,很快便推敲个七七八八。

        ——当年那火,当真是一怒为红颜啊……

        老爷子身体动不了,就指头动了动,似是想举起手来,他的声音是虚弱了些,但岁月沉澱出来的威严还留着些,再次强调:我、不、许。

        江嫣然的脸上越发没有血色了,忍着咳嗽,眼角四周略带粉晕,瞇了瞇,方醉未醉的美眸凉飕飕,为什么?

        老爷子哪说得出所以然来,总不能把自己年轻时干的骯髒事都给捅出来,就似个複读机般只是重複:不、许——

        咣——

        这是哪门子的理由?

        她摔了柜上放的苹果,气到那张脸都扭曲,发白的脸给黑了,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满意九哥?天底下能找着个与之匹敌的男人么?她抱着胸走近两步,又是冷笑又是讥讽啊:连理由都懒的掰扯就否定,依孙女来看,您就是不愿看孙女过的幸福吧——

        一口气堵在喉咙上该有多难受啊,江老爷哆嗦着手把氧气罩摘了,发白的唇一抖一抖的,一个字一个字从嗓子眼里往外挤,莫、再、提。

        来探视带的果盒全都到地上去了,江嫣然捂着胸弯着腰在喘,时景年看得那叫不捨啊,几步上前也顾不得老爷子了,当着他面上就把小姑娘小心地抱在怀里

        江老爷喘气,僵着脖子视线抬了些,与个人的对上了……

        那一瞬间,他似能体会白家人的感受,那眼神让他想到京城最冷的一月份,漫天大雪,冻得他生生打了个寒颤。

        ——从心底的。

        暖风依旧透着窗徐徐吹来,却怎么也吹不暖一室冰寒……

        他摸了她的贝雷帽,我和老先生说会话,你到外头等我会,嗯?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

        江嫣然被他哄到了,听他的没再出声,重重的甩上门去外头了。

        时景年转回头,抬起眸,拿起了佛串还是那股子风流感,只是泼墨的瞳孔像淬了火光,杀人无形……

        说说吧。他说。

时有美人,一笑嫣然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shiyoumeiren_yixiaoyanr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