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十月灵雨最新章节

15天惩

十月灵雨 | 作者:陳跡 | 更新时间:2020-10-13 11:32:51
推荐阅读: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

      从X光片来看,病人脑中的血块已消失殆尽。反握的动作,表示原本受阻的神经重新开始联结,病况相当乐观。

        主治医师道。

        这可以说是奇蹟啊!

        那么,我哥哥什么时候能意识清醒呢?

        林瑀心情激动。

        目前昏迷指数13,是轻度昏迷。以病人复原速度来看,不出一星期,应该就能恢复意识。

        医师微笑点点头,若元盛第三代的林珹能醒,这可是对他高明医术最好的宣传。

        谢谢您,医师,我可以再陪我哥哥一会儿吗?

        林瑀捨不得离开,以医师乐观的说明,搞不好待会哥哥就醒了。

        可以。如果病人醒了,就可以移入普通病房了。

        主治医师说完,再对护士交代一些琐事,便要结束今天的巡视。

        对了,江医师,您和贵院的白羽医师相熟吗?

        此刻林瑀心情甚好,也不过顺口一问。她想,反正哥哥住院,她会常来,有空和白羽聊聊,他也许不愿透露杜晦明的事,但他和杜晦明是好友,也许对堕星山很熟也说不定。

        白羽?

        江医师愣了愣。

        我在这里待了十几年,我们这里,并没有叫白羽的医师啊?有吗?

        江医师看了看身边的护士。护士耸耸肩。

        我也没听过。

        轮到林瑀一愣。

        急诊室医师,昨晚值大夜,没有吗?

        昨晚谁值急诊室大夜我不清楚,不过,我们医院的确没有叫白羽的医师。

        江医师记完病例后,朝林瑀招呼道。

        如果没其他的事,我先去巡其他病房,对了,病人情况转好的事,已经着人通知令祖父和令堂,林小姐不必担心。

        江医师说完,便与护士离开病房。留下满心茫然的林瑀。

        没有白羽这个人?那么,昨晚治好杜晦明的是谁?又是谁吃光了她的鱼?

        如果,白羽是假的,那么,杜晦明呢?

        林瑀头皮一阵发麻。

        喂,翠微吗?妳弟弟是不是在X大资讯系,大三?我想请妳弟弟,帮我查一个人!

        林瑀离开病房,坐在今早与杜晦明并肩而坐的等候椅上,拿出手机打给翠微。

        翠微挂断后,林瑀紧握着手机,紧得发烫。

        听说林哥哥快醒了?

        一小时后,翠微来到加护病房外,看见坐在等候椅上握着手机,一动也不动的林瑀。

        她在林瑀身边坐下,递给她一杯咖啡。

        阿姨说她等一下也会过来,我想待会跟她一起进去看妳哥哥。

        翠微口中的阿姨,自然就是林瑀的妈妈。林瑀忙着堕星山的开发时,照顾林瑀家里,翠微出了不少力,和林妈妈的关係也情同母女。

        咦?林瑀妳怎么了?心情不太好啊!

        我请妳弟弟帮忙查的事,怎么样了?

        林瑀神情僵硬,显示她对答案的渴望与恐惧。

        查了,我弟虽是生活白癡,电脑却是骇客等级。

        翠微道。

        那个杜晦明是谁?妳为什么要查他?

        他是哪一系的?

        林瑀没有回答翠微的问题,她只问她想知道的。

        喔……

        见林瑀神情有异,翠微便不再问。

        我弟说,X大没有这个人。

        什么!

        林瑀猛地站起,吓了翠微好大一跳!

        妳……妳怎么了?我弟说,没有杜晦明的学籍资料,X大没这个人。

        林瑀手中的咖啡,砰地一声,落到了地上!

        林瑀?林瑀?

        翠微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拉拉林瑀的衣角。

        没有这个人……

        为什么要骗我?我看起来很傻么?把我当傻子耍,又有什么好处呢?因为我坚持开发堕星山,这就是你给我的教训?

        她承认对杜晦明心动,然而,这番心意,却被杜晦明用欺骗践踏如敝屣。

        小瑀,医师说小珹的情况显着好转,昏迷指数升至13,这是真的吗?

        不久,妈妈也来了,却看见林瑀毫无血色的脸。

        小瑀,妳怎么了?太累了吗?坐下快坐下!

        妈妈拉着林瑀的手,示意她坐下。然而,来自母亲的手,温柔的抚触就像允许脆弱的催化剂,林瑀的眼眶突然红了。

        怎……怎么哭了?是不是林玮他们给妳气受?

        妈妈搓了搓林瑀的肩,着急地问。

        林瑀向来坚强,就算是妈妈,也很少看见这样的她。

        没有。我只是……听见江医师的话,太高兴了……

        林瑀顺手抹去快掉下来的眼泪,笑道。

        妈,我先回去,这几天没睡好,我想好好睡一下。

        听见林瑀终于肯休息,妈妈哪有不允的?

        好,妳快回去,看完哥哥,妈妈回去给妳煮锅鱼汤麵线,妳醒来吃。

        鱼汤?呵……

        林瑀没有回答,逕自离开了医院。

        她需要沉澱,釐清眼前混乱的一切,在想不到方法的同时,抽离是最好的选择。

        回家后从下午两点到隔天早上八点,林瑀狠睡了十八小时。

        直到丁副理来了电话。

        你妈妈……还好吗?

        回到堕星山现场工地,和丁副理有阵子没见面了,林瑀关心道。

        已经没事了。

        丁副理看着林瑀,半晌。

        倒是妳,两个星期不见,憔悴了不少。

        堕星山烦人的事太多,没睡好。

        林瑀不打算再提杜晦明。

        对不起,丁副理,你给我的白玉,被我搞丢了。我不是故意的。

        丁副理听后,叹了口气。

        罢了。那白玉是没有用的。

        怎么了?

        林瑀心脏猛然一砰,这句话,杜晦明在砸碎白玉之前说过。

        我家神明说了,他不会为那块白玉加持,只要我们继续开发堕星山,后果自负。

        这是为什么?

        若不是这段期间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林瑀定觉丁副理的话荒唐透顶。可是,堕星山发生的一切,原本就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那么玄学,也许是另一条可行之路。

        祂说,我们的对手,非妖非鬼非魔,是位鬼仙。

        鬼仙?

        林瑀没有听过这样的词彙。

        由鬼修练成仙的意思。鬼属阴,仙属阳,由鬼修成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两者属性根本相反。

        但是,堕星山的守护者,不但是位鬼仙,而且道行高深。通常一般精怪,度劫后苦修千年就能成仙,但堕星山的鬼仙大人,起码有五千年修为。

        而且,他行的是正道,为的是守护堕星山的灵气和众生,反倒是我们,开发堕星山不过是为利,即使是天道,也断不可能站在我们这里。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

        林瑀扶住鬓边,头疼道。

        可是,就算我不做,爷爷也一定会派其他人来。

        如果这样,会不断有人牺牲,这是肯定的。

        丁副理道。

        林经理,如果妳能说服总裁放弃堕星山开发计画,这便是功德一件。但妳如果坚持继续下去,我也会陪着妳的。

        林瑀回头看了看丁副理,笑笑。

        谢谢你,总是挺我到底。

        因为我知道妳的坚持,并不是为了自己。

        丁副理笑道。

        越艰难的梦想,越有实现的价值。

        何况,让堕星山变成一个亲子咸宜的游乐场,让许多家庭在假日时有个培养感情的地方,这回忆也是无价的。

        看来我的梦想也不差啊,丁副理,你老是这么会安慰人吗?

        林瑀总算笑了。

        嗯,没人的时候,妳可以叫我的名字。

        丁副理镜片后,是一双清澈闪动的眼神。

        因为,没人的时候,我也打算叫妳的名字。林瑀。

        在工作上,总是靠丁副理打理周全,他就像照顾自己的哥哥一样,哥哥唤妹妹的名字,不是很应当吗?

        她决定不要想太多。别再重蹈杜晦明给她的难堪。

        丁副理,工头找你。

        一个工人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跑过来。

        好,我马上过去。

        丁副理戴上工地帽,看着林瑀。

        丁懿,你先去吧,我给爷爷回个电话,待会就过去。

        林瑀对丁懿挥手一笑,便走进临时办公室。

        丁懿便像喝了八瓶蛮牛似地,神清气爽的走向工地去了。

        今晚,是个星光满天的朔夜。

        堕星山,揽云台,是最适合看日出的地方。

        怎么,心情不好?

        一只白鹤翩然落地,化为人形,一身素白,广袖翩翩。

        你又知道了,空羽?

        依旧一袭黑色长袍的玄黄,停下他幽远凄凉的笛声,语气不疾不徐。

        当然,你心情好的时候弹琴,心情不好就吹笛。千年的老交情了,我还不知道你吗?

        空羽上前,与玄黄并立,站在石台上吹风。

        跟灵雨闹彆扭了?

        没有。我们已经半个月没见面了。

        玄黄轻叹了一口气。

        啧啧,半个月,听你的语气像15000年似的。

        空羽摇摇头。

        你冒着天惩的危险救醒她哥哥,她还不开心?

        我不知道她现在开不开心,总之现在不能见她。

        玄黄眺望天边。

        你是怕天惩,应在她身上?

        空羽道。

        这次很奇怪,我介入了林瑀哥哥的生死因果,该是很严重的事,天道却没有半点异状。

        玄黄看向空羽。

        越是平和,就越令人慌张,天道是不枉不纵的。

        虽然我不希望你被天道惩罚,但目前的局势也实在太诡异。麻烦的是,就算我们已经位列仙班,仍旧不能预测天惩会应在哪里。

        空羽道。

        所以我才担心你,玄黄。

        万一我怎么了,堕星山不是还有你吗?

        玄黄道。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只是,不能伤了灵雨的福德。

        千年来你一直不断行善,替天行道,小心翼翼,就是为了增加她的福德,好让她能重返天界,如今,灵雨原本三千年的道行让你修成了五千年,有时,我真是不解你们人类的执念啊!

        执念并非好事,不解也罢。

        玄黄走到台旁一株大树下,那晚,林瑀在这里吻了他。

        千年前,灵雨说过,这里云海汹涌的景緻,像极了她的十越天界。这里,是她最喜欢待的地方,想必,她很想回家吧!

        玄黄下意识地抚了抚脸颊。

        静默了一阵子,台后的草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谁?

        空羽出声问道。

        玄黄大人!

        一条操着人语的松鼠,从树后急喘窜出!

        那是条尚未修成人形的松鼠精。

        怎么了,灰儿?

        玄黄叫得出山上所有精怪的名字。

        元盛……元盛工地那儿,有人,有人死了!

        灰儿露出紧张恐惧的眼神,话都说不清了!

        我不是说不准杀人?谁干的!

        玄黄震怒,双眼冒出怖人的红光,平台四周颳起一阵强风,灰儿死死咬住树枝,才没被颳走!

        他是五千年的仙,可也是五千年的鬼呀!

        不…….不知道啊,工地那里乱成一团!

        灰儿的声音几乎变成吱吱吱吱,难以辨识!

        我去现场看看。空羽,你上天去,盯住整座堕星山,别让兇手逃了!

        是!

        空羽再度化为白鹤,沖天而去!

十月灵雨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shiyuelingy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快穿】高潮不断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啊!禽兽导师,别这样!淫梦恶沼(高H、繁简)【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快穿】陷入H游戏[综漫]快穿兄战:一起啪啪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