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司祭殿最新章节

29 先皇的公主

司祭殿 | 作者:陸梨 | 更新时间:2020-06-28 17:39:37
推荐阅读:操的就是你(H)每天激情时(高H、NP)纠缠(一女N男)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秋以为期【快穿】高潮不断小夫妻的性福生活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恋胭

听见巨响,陌凉转身想循原路下山查看,却被闻人挽熙拉住。

陌凉指着爆炸巨响传来的方向,「那声音听着像是我们的马车……」

没等陌凉说完,闻人挽熙眉宇紧蹙着打断,道:「我知道。」

「你……」陌凉想开口说点什么,可耳边忽然颳过的一阵热风令陌凉一愣。

抬头看看天空,分明是要下雨的样子,按理风应该是冷的。

「跑上山。」将陌凉拉到身后如此交代,此时,闻人挽熙的语气不似平常淡然,隐约透着寒意。

陌凉愣愣地张嘴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啊……?」

闻人挽熙拔高了音量催促道:「快跑!」

身子一颤,陌凉不再迟疑地迈开步伐,转身就往山上的方向跑。

在陌凉跑开后,一直装作挂饰挂在闻人挽熙雪白灵鸟便展开翅膀飞到了他伸出的纤长手指上。

闻人挽熙再轻轻一抬手,雪白灵鸟便向着皇宫的方向飞去。

???

就在跑离闻人挽熙一段距离后,一道甜美嗓音悠悠传来,嗓音撩人,又近得彷彿就在耳畔:「公主这是往哪跑呢?」

「夏……夏萝?」陌凉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少女,猛然停下脚步,往后退去。

「公主怎么了?这一脸像是不认得我似地?」

此时的夏萝一身戾气,微捲长髮披散在身后,其中几缕艳丽的绯红飘然,一身赤红的衣裳,透着内里的白衣,面上一片雪白,纵无妆容衬托,却已足够令人一眼失神。已然毫无半分方才狼狈可怜的模样。

摆弄着一缕髮丝,夏萝万般妩媚地瞇眼道:「就算他不说,就他这般单独带着妳、又这般保护妳的样子,我也知道妳就是火灵力的灵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单纯、愚懦、毫无气势,没有一点像个灵尊,却偏生是妳。」说着,夏萝缓缓抬手,一团烈火跃然于手心之上,「竟是妳这样的人身为灵尊,要毁了妳,不过晃眼间的功夫。」

一语说罢,与此同时,夏萝一挥手,火焰便直扑陌凉。

眼看火焰迎面而来,陌凉慌忙间凝聚火灵力,一道屏障乍现,挡下了那暴戾的烈火。

灵力相撞,激起空气不小的震荡,陌凉脚下一个不稳便跌坐在地上,「呃!」

夏萝此时一双凤眼泛着深红的光,见到陌凉施展灵力挡下自己的攻击,很是不悦。

知道陌凉是灵尊这件事情就已经让她气恼了,眼下竟还挡下了她的攻击,让她不由得攥紧拳头。

气恼之下,不等跌坐在地的陌凉反应过来,夏萝抬手毫不犹豫就又是一团兇猛无比的火焰,这次火焰随着灵力凝聚变化作一支箭失,直直射向陌凉。

眼看那箭矢就要刺入陌凉一双深褐色杏眼,夏萝愉悦地勾起唇角,「可惜了一双眼睛还算生得好看。」

一道冰蓝倏忽闪入视线之内,火灵力凝聚出的箭矢剎那熄灭,余留一抹红烟。

夏萝一双美眸,酝着怒意瞪向陌凉身后的少年。

闻人挽熙将陌凉扶起,冰蓝的眼眸冷冷扫向夏萝,「夏萝,夏侯夕萝。我该想到是妳,奈何从前不过几面之缘,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夏侯夕萝闻言,嗤笑道:「几面之缘?一时没有想起来?闻人挽熙,你可真无情......我是你的未婚妻!」

陌凉倏然觉得有道雷直劈在脑袋和心头上,眼眸一瞬轻颤,心口也是一紧。

闻人挽熙不愠不火地挑起眉宇,「妳还记得妳和我有过婚约,那也该记得,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娶妳,并且是有意退婚的。」

「是啊,你从未正眼瞧过我。」夏侯夕萝自嘲的一笑,「所以现在看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不痛快。」

凭什么她从前那样喜欢闻人挽熙,都未曾得到过他的一个目光,甚至他对她的印象仅是几次的素面之缘,而眼前这个女人......却和他单独处在一起,又耳闻长乐祭典上,闻人挽熙待这个女人不同于旁人。

她本就愤恨不平,今日一见,竟是这样一个毫无特别的女人,她就更生气。

闻人挽熙淡淡答道:「我并未和她在一起。」

陌凉抬眼去看闻人挽熙的脸色,恰巧看见了他眉宇间的一剎轻蹙。

夏侯夕萝倨傲地瞇起眼,旋即了然一笑:「难道你对她的那点特别,不过是因为她是火灵尊?又或者只是北方梧月的託付?」

闻人挽熙道:「灵尊对司祭而言无比重要,若是落入你们暗灵手中,只怕天下将大乱。」

夏侯夕萝看向愣神的陌凉,叹息着摇头道:「我还听闻她听见你受伤,火急火燎的就跑去找你,还跳了井。」

「你果真无情,瞧她对你情真意切的,你却只拿她当作一枚棋子。」一枚重要的棋子。

「妳听闻的倒是不少,是姬珩朔吧。」闻人挽熙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在遇到夏侯夕萝之前,唯有姬珩朔在闻人挽熙面前毫不掩饰,明摆着不安好心。闻人挽熙来到长乐京城不过多久,两次出宫,两次都有人半路袭击。

唯一的可能就是,早在入宫时,姬珩朔就已经盯準他,安排了这两次袭击。

「你查到他了?」夏侯夕萝挑眉。

闻人挽熙缓缓说道:「风灵力一脉,姬氏一族的长子,天赋极高,但天生有疾,十岁那年灵力尽失。在司祭之中不具灵力,无疑成了一个废人。」

「是,可正是他不具灵力这点,才让他得以混入神乐司,如此打探宫中消息也方便得多。否则当今皇帝对司祭戒心重重,若是入了司祭殿,绑手绑脚的,不具半点实权,什么也打探不了。」夏侯夕萝语气极其慵懒地说着,眼底幽幽闪过一抹邪肆,「除非......踹了北方梧月那女人当上殿主。」

「你们没那个本事踹下北方殿主。」

「北方梧月大概很失望吧?火灵力一脉的灵尊印记竟继承到这样一个ㄚ头身上。」夏侯夕萝歪头,「北方梧月若是灵尊,司祭如今也不至于这般被剥夺应有的权力。」

说着,夏侯夕萝的目光凌厉地扫向陌凉,「说来说去,都怪从前的火灵尊,北方梨月,是她爱上帝王,将司祭捲入皇族的斗争中!还生下了这个ㄚ头!」

陌凉一张小脸苍白如纸,樱唇轻颤。

北方梨月爱上帝王,生下了......她?

暾月阁是从前火灵力大司祭所居,火灵力大司祭想必就是火灵尊担任,而那日井底的怨恨之音声声唤着「北方梨月」......这么说来,北方梨月就是宫中老人口中所说的「妖后」,先皇的挚爱。

那么她不就是......先皇的公主?

司祭殿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sijidi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操的就是你(H)每天激情时(高H、NP)纠缠(一女N男)老师很温柔(h)【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秋以为期【快穿】高潮不断小夫妻的性福生活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恋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