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高辣辣文小说 > 朱颜血(全十部)最新章节

第十部 百合 第三十六章

朱颜血(全十部) |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 更新时间:2020-11-19 18:51:43
推荐阅读: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辣文短篇合集公交【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蜜汁满满_御宅屋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青楼骚货养成日记
    清晨

    滂渤的雨滴,像在洗刷罪恶,一晚骤雨,玉露,父@地拍打着道场四周。

    床上的少年,彷彿噩梦初醒,一夜狂欢,琼浆,稀落地洒满在女人身上。

    眼睛直视着天花板上,发泄后的少年,脑海中像纸一样的空白。

    道场上的床舒服地让人想不起一切,不明白这样的事从何时开始,又是为甚么会发生。

    「嗯……」肚子里刚吞下精液的女人,嘴巴依旧兴奋不已地舔着肉棒,另一名女子趴在床边,像头找寻猎物的母狗,她的舌尖,从男人下体一路舔到嘴唇,贪婪地吸咀着舌头,浓郁的淫媚,一边呻吟,一面用力排挤,好让屁眼内的白精,缓缓地再滑出体外。

    「阿姨……」幸男伸出的手掌,很自然地放在茉莉子胸口上,银环下的玉乳左右摇晃着,很舒服地享受着姪儿亲密的挑逗爱抚。

    「啊哈!」

    「咕……唔嗯……」下体的女人,将肉棒完全套入自己嘴里,身为母亲的百合子,嘴巴还来不及将残留的精液吞下,肉棒内却再一次直接将黏黏热液从喉咙滑到胃里面。

    「妈妈……」幸男将肉棒抽出母亲体外,勃起中的淫茎,竟似每射完一次,就会变得越加精壮雄伟。

    「换……换我了……哈……」贪婪的淫妇将自己雪白的和服扯开,红润的骚穴,早已被自己手淫地十分湿润,拾起男人的阳物,噗滋一声,就像喷汁的水果般,无比滑润地将肉棒完全吸住。

    「哈…啊啊!好……对……用力插……插死我!求你……啊啊……啊哈!」

    幸男很自然地抓住阿姨身体用力抽插,捣入子宫的硬物,竟似根肉棍在肚皮上来回起伏一样,激烈的抽搐模样,彷彿能带给茉莉子无比酥爽而放声浪叫。

    「我……这是……怎么了?」打从醒来之后,幸男身体就被这两头飢渴的母狼紧紧纠缠,一次又一次的射精,却让少年对自己身体越来越感到陌生。

    肉体很自然地清楚女人需要,每满足对方一次,体内就多了一股莫名的欲望,即使不停地性交过一天一夜,发泄不尽的无穷淫欲,依旧让他流连在这两名至亲血缘的淫妇身上。

    「啊啊!要死了……啊啊!顶……深一点!啊哈!」一波又一波的浪叫中,穴里的大肉棒却长出一颗颗骨碌碌地圆肉珠,彷彿呼应着女人而改变,不停摩擦之下的阴道肉壁,让飢渴的欲女终於一饱期待许久的性爱解放。

    「这是怎么回事?」内心充满着无法解释的疑惑,幸男的身体,却很老实地执行着自己不明白的邪恶欲望,不停将爆发的精液,注入茉莉子发烫的阴唇内。

    「别害怕……孩子……哈……」百合子将儿子手指塞入肉唇里,嘴唇贴在他的耳旁,彷彿明白他此刻心中的所有疑虑.

    「是……别怕……你是我们的……啊哈……」柔媚无力的茉莉子,似乎获得了巨大满足,淫乱的蛛蛇魔女,几乎是头一次露出完全虚脱的模样,柔软地伏在姪儿胸膛用力喘息。

    舍不得放开的淫妇们各抓着幸男的一只手,用力将湿唇内的精液给抠出,然后放入自己嘴里咀嚼一阵,再把遗精送入对方口中,就像在把玩最珍贵的琼浆一般,开心地用精液舌舔在姊妹白皙的脸颊上,热吻的丰唇还轻咬着彼此舌尖。

    「唔……」眼前的这一幕,让幸男的阴茎又再度起了反应,当肉棒挺高之时,睾丸的下方却伸出一条同样粗长的大阳具,形成一对摇晃凶猛的淫猥模样。

    「恢复的好快……嘻嘻……真有精神……」百合子兴奋地称讚着儿子,手中与茉莉子各抓住一条肉棒,小心地让勃起的硬物,能继续填饱她们的飢渴。

    「好奇怪……我……会变成什么样?」

    「好孩子……别怕,我们会好好教你的……在成为真正魔主之前,还要更用力地喂饱妈妈!啊啊……哈!」这一次,百合子是独自地享受这两根肉棒,塞满满的下体,让母子两人同时发出酥麻的淫叫声,多次射精后的大淫物,又再度突变成更凶猛的肉锥,火辣辣地顶到子宫里面。

    「哈……哈啊……呼啊啊……哈哈……啊……啊……」

    嘴里吻着茉莉子,手里抓着母亲的细腰,着魔般的少年肉体,好像不把女人所有孔洞塞满以前是不会罢休。

    「这里……哈……该填饱这里……还要……啊哈!」淫邪魔女死命地将幸男手指塞入肉穴内,彷彿已等不及百合子结束,湿淋淋的淫唇就连一刻都忍受不了,必须要更滚烫的精液才能抚平飢饿.

    「喝……赫赫……赫……」他要尽情地在女体内发泄,要更用力地插死这些淫妇,更疯狂地肆虐、抽插、抽插……

    一个月后

    神社外的世界,正在快速地坏破沉沦,突变的怪物,异种的昆虫,就在很短时间里,造成一连串无法想像的重大灾难.

    没有人知道这些怪物从哪里来,有什么目的,只知道,巨虫来源由圣山方向倾巢而出,而且繁殖奇快,巨大体型能轻易地就将脆弱人类给直接切开.

    更可怕的是,有些变种甚至会藏在人体里面,没有发作以前,根本就难以察觉是否被幼虫寄生。

    魔物的出现,让人类措手不及,在抵禦攻击中,很多城镇相继沦陷失守,魔虫还会利用女体进行另一波繁殖,甚至连屍体都能用来孵化次等异种,千奇百怪的各型魔物,彷彿将人类一手建立的文明世界,再度颠覆成物竞天择的肉食时代。

    军事力量,无法有效地灭绝这些繁殖力超强的巨兽,无畏痛楚、没有恐惧的虫族大队,就这样一再地攻陷许多重要设施,无处避难的人类,最终不是沦为虫的食物,就是成为生育的工具。

    就在魔物肆虐的险恶环境下,庆幸的是,被神圣力量保护的寺庙,却能发出一种清圣之力令巨虫不敢靠近,也因此,全国各地闻名的神社寺庙,一时间都成了保护难民的最佳收容所。

    这其中,又以里高野山的圣宗禅社,被推举为对抗魔物的总指挥中心,毕竟禅宗最重要的灵修会议,便是由此召开.

    相对於各地正在凝聚的光明力量,唯有一处寺庙,却是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便是位在圣山里面,神代家的静庵神社。

    自从阴祭之月后,许多神秘失踪的寺庙住持、弟子,都曾前来神社寻找,但几乎只要进入圣山的人,往往全都下落不明。

    而在发生巨虫灾难过后,人们也不禁开始怀疑,圣山内的神社只怕是凶多吉少,就算住持百合子的法力如何高强,转眼恐将沦为恶虫们的食物。

    但,一向人烟绝迹的魔物禁地,如今,大批圣僧、神尼却全都集结到山底下,因为,里高野山最重要的祭神女,日御跟月读这两个双胞姊妹,竟然在同一天内遭受猛烈攻击,并且还被一群巨虫妖怪给强行掳走。

    无法继续坐视妖魔为祸的正道人士,纷纷加入这场被视为最终抵禦的圣战中,集聚越来越多的反动力量,他们不仅要上山营救神女,更打算一劳永逸地,将所有怪虫魔物通通消灭乾净.

    道场内

    神女的手被紧紧地拘束着,双手高高地垂吊在梁柱上面,上身雪白的和服脱到了腰系以下,彷彿像一具供人欣赏的华丽娃娃。

    她的名字叫作日御,已经被绑在这里一天一夜时间,原本还有一名孪生妹妹月读,跟她一块被绑在这里,但在不久前被带走后,便情况不明。

    清晨的神社,紧闭的木窗让空气像快窒息一样难受,女人的呻吟,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阴柔妩媚,发出的吸呱簦孟褡炖镎谔蜃拍持侄饕谎br/>
    「呼呼……唔……」嘴里的禁制器让她说不出话来,无力施法、也无从抵抗的圣洁神女,只能望着阴森幽暗的道场角落,身体像极了一条待宰的赤裸羔羊。

    「你这淫乱的东西……继任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还想再纠缠多久?」

    「喝……喝……」对於茉莉子的问话,正在剧烈动作的女人,只是发出低鸣地喘息声,并没有多余气力回答对方。

    「该适可而止了,你这不知满足的淫娃……」当清脆的巴掌声打在女人屁股时,一阵舒爽要命的淫叫声,立刻从她的嘴里酥麻麻地哀叫失声。

    「唔唔!」被绑的日御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因为那样失魂落魄的浪叫声,听起来却像妹妹所发出来一样熟悉。

    「不……不行……我还要……再一次……再一次……深一点……唔!」

    「真是无比贪婪的表情,魔茎散发出的精气,果真能让神女沦为普通人一样。」

    「嘻……快把衣服穿好,仪式马上就要开始……」发出声音的女人,像似替丈夫打理的娴熟妻子一样,十分体贴而细腻,彷彿这一切,是她每天例行的工作之一。

    似乎没有人顾虑到,一旁仍被吊立的日御神女,阴暗中的三个人,依旧持续进行一种淫邪、放荡又十分缓慢的梳妆准备。

    「嗯,服贴程度似乎还好,会很紧绷吗?」大约过了一个多钟头,准备工作才大致妥当,而女人的呻吟声,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终止。

    「不会。」回答的音调听起来是女人没错,而且还是日御所十分熟悉的声音,这让原本就十分诡谲的气氛,更加显得古怪。

    「真是美极了,看来充分的高潮能让肌肤变得更加紧緻光泽……唯有这身皮肉,才够资格用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上。」

    准备就绪的女人,缓缓走向被缚的神女身旁,眼里看着妹妹月读身穿华丽绸缎走向自己,日御却是拼命地扭着身躯想要呼叫。

    「你想说什么吗?」月读将日御口中的禁制球解下。

    「月读!快……快点将我解开……」尽管眼前的月读表情有些微异,但那张相同的脸蛋与身形,却是双胞姊妹的她,所不可能认错的。

    被唤做月读的女子,缓缓地解开日御的拘束,激动的姊姊立刻紧抱妹妹,脸上的泪水不听使唤地开始啜泣起来。

    「呜呜……太好了,你吓坏我……呜……你没事就好……」方才明明听见叫声的日御,如今看着月读安然无事的模样,满心的恐惧忧虑才逐渐地缓和下来。

    「你怎么了?月读……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搂抱中的妹妹,似乎显得冷漠与陌生,而且身上的味道,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别弄笪业钠し」月读竟然抓住姊姊的头发,并且粗暴地将她强压在下体位置上。

    「啊啊!月……月读……你干什么?」惊慌失措的日御,根本不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不叫月读,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我新换上的皮而已。」

    「你……你说什么?」惊恐万分的日御,怎么也没想到,从孪生姊妹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粘得这么紧……死都不放,看来是不想离开我……」月读撩起衣袖露出细腻的手腕,似乎,光滑的肌肤比起妹妹以前,更加粉嫩通透。

    「你……」

    「在仪式开始之前,两个妈妈还有得忙呢,暂时用你得嘴来打发点时间.」

    只见月读鲜艳的罗绸下方,竟缓缓伸出一根粗黑肥大的螺旋淫物,而且,还在日御面前,勃勃硬挺地上下摇晃。

    「啊!」尖叫的神女本能地想挣脱手掌,但肉眼所看不到的浓郁秽气,却从发烫淫物中,不停撺入她的口鼻里面。

    「噁噁……唔呕……」强烈的腥臭与怪味直冲脑门地让人难受,但片刻的挣扎过后,日御的双眼却开始黯淡下来,吐出的舌头垂着黏黏地唾液,晕红的脸颊,像似发情般陶醉。

    「舔它。」命令声音刚说完,粉嫩红舌,立刻抠挖着一条不像阴茎的大淫物……

    圣山沿途

    「恶灵退散!恶灵退散!退散!」手持念珠的神僧,惊险万分地净化了一头巨蜂,虽然他所发出的圣光的确具有灭魔之力,但面对体积如此庞大的怪虫,仍必须谨慎小心,否则随时可能被尖锐的勾爪所刺伤。

    「轰隆!碰!攻击!」大型火炮炸开了沿途摆放的巨卵,人类发明的兵器,虽然对移动超快的巨虫失效,但对不会动的物体,却仍十分管用。

    「喀啦……喀啦……喀啦……」重型的坦克大炮也加入了圣战行列,原本被虫族消灭地溃不成军,如今受过神力加持的武装部队,也纷纷重新投入这场史无前例的灭魔行动。

    晴空之中飞过数架侦查用的幻象机,向别国借调而来的军事力量,一再地宣示着人类企图灭绝虫难的种种决心。

    「停!」往圣山方向移动的军队,在挺进神社周围时,却被眼前异样景象给震摄住。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平坦的神社四周,此刻竟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所有通道全都陷落成峭壁深渊,被阻隔在中央的道场祭坛,却是完全构筑在一根诡异通天的巨木上头.

    「佛祖慈悲啊……这……难不成这就是千年以前,阴魔种下的「魔源树」吗?」德高望重的佛陀满心讶异地看着这片景象。

    「天啊……难道……这就是恶魔创造出来的世界?」

    数千丈的深渊底下,似乎便是孕育魔虫的主要发源地,地心窜出的巨虫,似乎正在到处找寻着可口的新鲜食物。

    「方丈,已经过不去了,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呢?」一名身着军装的自卫队员,心理十分担忧地向带头方丈问道。

    此人的身份正是圣宗禅社的住持:弁莲方丈,而日御与月读姊妹,更是他精心调教的闭门弟子。

    「等……等等……那……不是百合子住持吗?」

    就在巨树撑拖的道场内,此时缓缓地将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两名娇艳欲滴的妩媚妇人。

    一袭金色和服的百合子,白细脚踝下拖曳着婚纱般的长裙,宛如性感的夜女王,一身比油脂更加雪亮的肌肤,挺着呼之欲出的丰满巨乳,举手投足间,不停地散发出一股迷人诱惑的吸引力。

    以往乌黑的秀发,如今却像裹上金箔的丝绸般随风飘逸,勾魂般的眼波,彷彿有着难以捉摸的神秘魔力,只需与她对望一眼,整个人连魂魄都好像会被吞噬掉一样。

    一旁黑纱华服的茉莉子,白皙颈子后露空着白玉般的雪肌,犹似变态的虐女王,肉体拘束着各种特制的虐具,轻薄蕾纱底下暴露出无毛耻丘,傲慢的姿态,自然地流露出一种无法抗拒的侵犯性。

    粉红色的迷你肉裤,不仅火辣地将外曝嫩唇完全凸显,湿淋淋地淫穴,甚至钉满好几颗的银珠与唇环,浑身意淫气味浓厚,只要靠近她的人都难逃被奴役的命运.

    尽管两人身上的气息迥异,但在雪白外露的肚皮上,却是同时出现怀胎数月的孕妇模样。

    「这怎么可能……她竟然还活着?她……她的肚子……」在场有不少人都是百合子的旧识,没有人肯相信,以往那个优雅端庄的巫女住持,现在……却是不停散发出淫乱妖媚的浓艳气息。

    「那女人真的是百合子吗?怎……怎么会这样?」

    议论纷纷的声音,充满着惊讶与诧异,不久前还是灵修会议的重要成员,才短短一个多月不见,百合子的模样,竟会起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浓艳性感的尤物,早已失去了庄重清修的外表,圆滚滚的大肚子,甚至已经鼓鼓地像快生了一样。

    「弁莲方丈……各位远道而来的朋友,欢迎你们……」百合子说话时显得吃力,似乎肚子里所怀的「肉胎」,比起以往虫胎有更明显地孕妇症状。

    「请……原谅我跟妹妹身体……情况……不能远迎……」双手捧腹的绝美少妇,尽管浑身流露出人母的韵味,但那妩媚诱人的性感气息,却一点也不因怀胎而有所稍减.

    极度在意自己肚子的美妇人,竟然还将手指直接伸进骚穴里不时拨弄,双脚高跪在场外的仪式台上,如此众目睽睽之下,淫乱的意味简直无比浓烈。

    「我佛慈悲……」闭上眼睛的上人,至今仍不肯相信眼前的画面,这里有不少神尼高僧曾与百合子同修将近二十年,而如今变成这般景况,只能以不忍目睹加以形容。

    「今天……是小儿的继任大典……特地请……大家……啊啊……」

    「这……是怎么回事?百合子主持,请你说清楚点.」百合子的话让众人百般不解,静庵神社千年一例只有女子才能继任主持,何来儿子继承得道理呢?

    更何况这里一切全都诡异极了,凶恶的巨虫仍在地心底下不停盘旋,彷彿一场早已预谋好的计画,正等着他们前来。

    「是,等……疼……你踢的……妈妈好疼……啊啊……」百合子抱着圆圆的肚皮,好像里头正在胎动,答话还不时发出抽搐地断续呻吟,彷彿随时都可能提前产下胎儿。

    「你……」身旁不安的众人也开始鼓譟起来,对於百合子姊妹如此地骇人模样,简直就像怀了鬼胎一样,让人打从心里地感到畏惧。

    「这底下的虫是怎么回事?神女呢?日御跟月读被你们藏在哪里?」

    「嗯,可以开始了……」

    挺着肚子的茉莉子,缓缓退到后面将布帘掀开,只见道场内,双胞的姊姊日御,正翘高屁股,用贪婪的唇舌,努力地在长相完全一样的月读身上,使劲地含舔磨蹭肉棒……

    「啊!日……日御?」场上多数人不是神女师长、便是里高野山的信徒,眼看如此难堪画面冲击所有人视觉时,发乾的喉咙里,却几乎吐不出半句话来。

    「啊啊!是……月读……神……神女?」

    众人心中亟欲搭救的两名神女,如今,却用一种颠错淫乱的姿态,让世人看清楚这对姊妹的乱伦面目。

    「怎么回事?日御!」里高野的神尼们大声呼叫,不肯置信,自小冰雪坚贞的月读神女,怎么会长出一根像男人模样的肉茎,而且,她的姊姊日御,竟然像着了魔似的,不肯松开嘴巴地拼命吻舔那根淫物。

    「差不多了,来吧。」茉莉子将两人分开,把日御身体固定在台上,取多一串乳白色的大念珠,将一颗颗卵球般的透明东西,塞进她的阴唇里去。

    「嘿嘿,这些念珠是身为住持的必要法器……它不仅吸收过上任魔主的阴灵,而且还曾孵化出最完美的虫体,如今虽然阴灵已经封印,但强大能量依旧没有散去……」茉莉子一面将庞大的念珠塞入阴道,直到几乎再也挤不进去时,才把剩余部份改填入屁眼里面。

    「唔……唔……啊啊……」日御嘴里发出悲鸣,脸上的表情,却似乎更期待有东西能送入骚穴内,一解骚热与痛苦。

    另一边的百合子,仔细地替盛装打扮的儿子整理梳妆,弯下腰,将沾满日御唾液的邪恶肉茎,重新舔乾一遍。

    「嗯……我的儿啊……仪式结束后,你就是神社的新主人……」百合子捧着肚子里的胎体,似乎还是她与儿子留下的宝贵结晶。

    「……」

    「妈妈不再是妈妈,没有任何人能领导你……你是我们主人……永……永远远……啊……」

    百合子将湿润淫水充分涂抹、摩擦在粗大淫茎上面,领着「穿上月读肉体」

    的儿子,来到日御背后。

    「奸了她,吸乾这两人的神力后,千年的魔力就会完全觉醒!」当两名美妇领着粗大肉茎,缓缓送入日御的肉唇时,被阻隔的正道人士,却再也无法忍耐的睁眼看下去。

    「住手!快……快让她们停止!」台下的景象众人早已看得一清二楚,但不少高僧直到此刻才终於弄清楚了一件事。

    「魔源树内……是阴魔之主!他要复活……不……不可以让她们这么做!」

    「方丈!」

    「这……这是阴谋!是恶魔的阴谋……来不及了……快……攻击她们!」清楚的指令,让自卫部队开始将大炮转向神社,佔住空中优势的轰炸机,也开始听候指示地在天空与巨虫展开缠斗.

    「杀死他们!」

    「碰!轰动!」大型炮弹在方丈授意下,竟已不顾两神女的安危,用尽一切能动员的力量,全力发动攻击。

    没想到当火炮飞向神社的仪式台前时,竟被快速包覆的树藤给挡在外头,剧烈的轰击虽将树根给炸穿一个大洞,但里面的四人却好像一点事也没有,低鸣的呻吟叫声,开始从日御的嘴巴里清楚地传了出来。

    「还在等什么?决不能让仪式完成……快……继续……快!」

    经过方丈的一再吆喝,所有聚集的军事武力,更是疯狂地对倍受保护的神社发出总攻击。

    只是,尽管人类的攻击毫无止歇,但愉悦酥麻的浪叫声音,却没有因为轰隆炮声而消失不见。

    片刻过后

    偌大的魔源树上,主干四周也已焦黑一片,就在充满炸裂弹痕的部位上,突然间失去了神女清晰的呻吟声。

    「停!停止攻击。」指挥部队的团长收到方丈讯息后,暂缓了绵密交替的攻势。

    炸穿的树皮开始逐渐一一剥落,出奇的是,那些源源不绝的巨虫在面对此等强烈攻击时,竟然没有倾巢而出地保护捍卫,似乎,没有将这场人类发出的怒吼,看在眼里似的。

    当树囊里的神社再度出现众人面前时,日御的双眼已经完全翻白,下身像条母狗般地趴伏在前,后方溢出经血的肉穴内,正快速地排泄出超巨量的乳白黏液,圆圆隆起的大肚子,好像正被什么样硬物给鼓动地前后摩擦。

    「怎么回事……日御……」

    「月……月读?」诡异的两名双胞姊妹,此时发颤的躯体内,正逐渐演化成叫人难以想像的可怕巨变。

    满头乌黑长发的日御神女,脸上正充满着无法言喻地複杂表情,上扬的嘴唇慢慢地越张越大,突然,一阵激烈的白色光波,竟然由她嘴里发出最炙热地毁灭性热液!

    「啊啊!」只见位在白色热液前的所有阻碍,竟然在一瞬之间就全数被融化了!

    可怕的变化不只於此,天空中的三架战机,却在雷达还没锁定之前,眼睛却真实地看见一名长着薄翼的赤裸美人,竟朝自己机身快速靠近。

    「啊啊……这……这是什么?」

    妖艳女人身后像似长出一对蜜蜂般的翅膀,拍打时还不时会洒落着金色磷粉,眼看就要撞上去的飞行员,已经顾不得闪避地直接与对方正面接触!

    「轰隆!」

    就连其他驾驶员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腾空的女人却如飞弹般穿透过战机舺板,一连串巨大的爆炸烟雾中,惊险侥倖地按下逃生钮的飞行员,却是随着座椅一同被弹飞到机舱外面。

    「呼……你还好吧?那是什么东西?」另外两架战机上的队友,连忙询问失事逃生的夥伴。

    「女人……是……是女人啊!」

    「你说什么?」由於距离相距甚远,听不懂同伴意思的两名队友,根本看不出他是如何被异物给击落。

    「嘻嘻……嘻……」就在飞行员向地心引力坠落下去之时,没想到在他面前,竟然又再度出现那名绝色娇艳地神秘美女……

    「重複,听不清楚……重複一次……」问话的声音由头盔内的耳机传出来,但脸色充满惊慌的飞行员,已经顾不得该怎么回答队友的问话。

    「嘻……我美吗?」女人的眼波像似有种特殊魔力,能让男人的血液加速,下体老实地产生反应。

    「美……」几乎快说不出话的飞行员,激动的情绪甚至连心都要跳出来一样,脸上的头盔被女人给取走,在急速向下坠落的惊慌当中,竟然是下体衣裤被尖锐地指爪给抓破开来。

    「很好,这里倒是十分老实……」指尖还长着一根根尖锐的勾爪,逐渐异变当中的性感美女,竟然用她雪白的肌肤贴附在飞行员身上,用力地摩擦、挑逗,让那条发硬的淫物快速地产生更直接反应。

    「在你死之前好好享受吧……嘻嘻……我会快一点吸乾你,不会让你痛苦就是……」没想到女人才一下子功夫,就将飞行员的生殖器给塞进自己极度湿润的嫩唇里,巨大的吸力与血液逆流般地酥麻滋味,才短短几秒时间,就让男人完全迷失,甚至忘了自己正在高速下坠,面对死亡。

    「摇……摇!哈……用力……更用力一点……哈哈……啊哈!」几乎是主动扭腰摆臀的虫化美女,马上就挤出一阵阵又浓又腥的滚烫精液,双手不再环抱着对方,任由失去价值的躯体自生自灭!

    「呼呼……不……啊啊啊啊!」只见垂直下坠的飞行员,脸部的肌肉却痛苦地挣扎扭曲,彷彿有虫在里面爬行般可怕,完全忘了该打开椅垫中的降落伞,竟然让自己直接地就坠毁在地面上。

    「轰隆!」只听见轰隆一声,原本应该顺利逃生的飞行员,却只留下爆炸后的黑烟,袅袅地在地面上升起。

    「快回答!快回答!可恶!」眼看着队友竟然死的不明不白,仍在天空中盘旋的战斗队员,却始终也没有察觉到巨虫行踪或任何异象。

    「啪!」突然,一名队员的机窗上,竟然攀扶着性感的裸女,雄伟的巨乳佔满了他的视线,湿润的蜜处里,甚至还看得到流出来的余精,一丝丝沾粘在高压窗的玻璃上……

    「啊啊!这……这是……」

    「嘻嘻……该你了……」趴在机窗上的百合子舔了舔舌头,彷彿像似见到蜜的黄蜂,不把对方撷取乾净以前,是决不罢休!

    「轰啊!碰隆……轰动!」

    淫艳的女人,并没有化身成超巨大的蜂后形体,但那接二连三的爆炸震撼,却让人类仰赖的空中优势,瞬间消失於无形……

    此外

    骚动中的军队里,很快地也传来一连串地震般的巨大动荡,地心的悬崖边,竟快速地钻出一群又一群的人形巨蛛,大批敏捷的异变蜘蛛,彷彿早已埋伏了许久时间,就等着此刻一鼓作气地发动攻击!

    「嘿嘿……哈哈……你们都要死……哈哈哈哈!」为首的黑色蜘怪,下体还牵扯着数条蛇体,下躯形成三对锐利无匹地钩状利爪,只要被牠刺上,就算是无比坚硬的坦克装甲也能直接贯穿舺版。

    「哀啊!」只见咻咻给声,女人上身的黑色巨蛛,却已经用她锐利地双爪削断不少颗的头颅.

    「小心!散开……使用圣光……结印……」突发的混乱打断了人类攻击步骤,巨变后的茉莉子,除了上身依稀看得像女人型态外,腰身以下与双手四肢,早已是蜕变成不折不扣地蛛型妖怪。

    「嘻嘻……嘶……吓哈!」巨型的蜘蛛上身,依旧保持着茉莉子的外貌,妖艳的魔物将人类当成玩物一样,肆虐之处,还不时用残暴方式将脆弱人躯截肢切残,就是偏要让对方痛苦哀号,却不能立刻死去。

    「唔啊!」眼看茉莉子竟是砍头如捣葱般轻松,一名早已吓傻的自卫队员,竟然忘了对方早已不是人类,双脚登地就跪在茉莉子面前,才刚哀声求饶,双脚却立刻被蛛型地利爪,给直接切断。

    「饶……命……啊啊!」

    「嘿……嘿……」眼看这男人如此没用的模样,茉莉子竟然将对方身体给「检」了起来,并且将失去双脚的男人衣裤划开,让露出的性器缠在自己腰部以下。

    「唔唔……呕……呼呼……别……别杀我……」脸上尽是吓呆的惊恐模样,不仅连身为人的自尊都没有了,甚至,连一点该反击的意识也已不复存在。

    「真没有的东西……我可以让你多活一会,但你值得我这么做吗?」

    「是……是!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饶了我……我……」

    「是吗?那也要你身体耐得住才行,哈哈哈哈……」茉莉子话刚说完,下体四对利爪却突然刺进对方缺掉的两脚内,把男人残破地肢体当作玩偶般「挂在」

    胸前,一面还威吓他,主动把阴茎插进毛茸茸地阴处里面。

    「弄进去……更用力的插!直到让我高兴为止!知道吗?」

    「哀啊!是……是!啊啊!是!」大量的鲜血不停洒落在虫躯脚爪上面,邪恶的女人,竟将仍在溢泄的人血,仔细地涂抹在自己脸上。

    「哈哈哈!用力点!你这没用的东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茉莉子一面用脚爪威胁俘虏将肉棒插进紧密地淫穴内,一边,似乎还把他当成人肉盾牌地在人类面前炫耀。

    「啊啊!唔呕……呼……呼……啊啊啊啊!」就在极度骇人与恐惧惊慌中,失血过多的自卫队员,却是不要命地挺直腰桿,疯狂卖力地屈服在魔女的淫威之下,这样可悲的画面,看在其他活着的人类眼里,无疑是一种比伤害更沈痛的无情打击!

    紧接着,神社内的两人,很快又酝酿出另一波的白色热液,从日御嘴里再度射向人群的炙热液体,甚至连坚硬的坦克钢甲,都能瞬间融化成烂泥般的腐汁!

    四散逃难的溃散群众,已经难以再利用神圣力量继续作战,丧失信念的加持后,很快地就连得道高僧也沦为巨虫们的腹中之物。

    「快……通知山下接应部队……快上来……快……」眼看伤亡情况越来越严重,在局面演变到无法挽回之前,只有寄望山下安排的援军,能里应外合杀出一条血路。

    此时的山下

    一名浑身污秽,穿着破旧高中制服的女学生,晃晃忽忽地走进人群时,却因过度虚弱而昏厥过去。

    「这是……小姐……小姐醒一醒啊!」昏厥的少女全身雪白,肮蟮奈圩照谘诓蛔∷棵牡仄视肴菅铡br/>
    「逃……快逃……」晕厥的神智痛苦地呻吟着,少女似乎受过很大打击,嘴里不停呼喊地拼命挣扎。

    「军医在哪里?快点……找个人来照顾她!」发出声音的男人,便是此次支援部队的总指挥,看过少女的情况之后,立刻要找人前来救治她。

    「不,不用了。」突然,晕厥的少女又再度清醒过来,脸上的眼神跟刚才失魂落魄的模样全然不同,阴柔诡谲的笑容,正在那张娇媚动人的脸蛋上,透露出一丝神秘气息。

    「小姐……你怎么会从山上下来?难道没有遇见另一批军队吗?」指挥官纳闷地质问道。

    「他们很危险……没有通路回来,我可以带你们去。」少女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彷彿像个傀儡般,没有感情地淡淡说道。

    「这是真的吗?」少女的回答让指挥官满心诧异,因为许久的等待时间,第一军队,甚至连遭遇的通报讯息,都没有发佈一声。

    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攻坚的队伍全军覆没,便是无线的通讯装置彻底出了问题。

    「指挥官!她的话……值不值得相信?」由於多数圣僧已经跟随第一部队前往山顶,余下的和尚尼姑,也感应不出女孩身上有无异状,还有究竟她是何来历。

    「你们再不去,很快……会死很多人……」少女的话,一再刺激着指挥官的决定。

    「好,由你带路……中队长,我跟两组游击队先上去,一小时后如果没收到进一步回应,你立刻将所有部队通通开上来接应。」

    「是。」

    「玄真方丈,也请你帮我们的武器加持,祝元比丘,劳烦你们两位随行我们一起上路接应。」

    「我佛慈悲……我们明白。」

    「随我来吧,我知道捷径可以快速上山……」就这样随行的人马通过蜿蜒小径,不走军团移动的大道,跟随少女身后,乘坐悍马军车浩浩荡荡地深入险境。

    「停!」众人直到无法再用载具通行时,才逐一走进一处洞穴内。

    「你们看!这里有颗卧佛头……」幽暗的潮湿洞穴内,经过手电筒的环照下,队员们发现了一颗倒毁的巨大头像。

    「小姐……这里看起来并没有其他出路,究竟要怎么通往山上呢?」指挥官的问话少女却没有回答,只是队员的尖叫声,立刻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头……头!那些都是头!」只见卧佛头上的舍利子上,竟然是一颗颗地人类头颅,而且密密麻麻地攀在上面,不时还会发出悉悉哌地吵杂声音。

    「啊啊!是……是活的!啊啊!哀啊!」没想到裸露的人头就像蜘蛛一样吸附在佛头上面,溢出血渍的大佛头,彷彿塞满了大块的腐屍肉块,供这群阴头食用。

    「沙沙……沙……」直到牠们发现有人类踪迹时,大批、大批「活生生」的脑袋瓜,竟然就钻出八只脚爪,像蚂蚁雄兵般地倾巢爬向人群中。

    「哒哒哒!哒哒!哒!」机枪扫射的断续声响此起彼落,但只有十多人的小团队,却很快便毫无声息的沈静下来。

    一个小时后

    率领另一队小组的中队长,沿途终於找到这处阴森的诡异洞穴,只是在还没进入以前,彷彿就已在外头听见女人断续抽搐的呻吟叫声。

    「呼……呼……不……啊啊……不要!啊啊啊!」

    「这……指……指挥官!」无比讶异的画面,平时道貌岸然的指挥官,尽管已经五十多岁年纪,现在却脱光了身子,在少女背后尽情地死命抽插着。

    「喝喝……爽……爽死了……好紧……啊……哈……哈……」眼神古怪的指挥官使劲拼命地用骑乘姿势用力抽插,彷彿少女的嫩穴,能带给他无比强烈的快感刺激,嘴里贪婪地舔着对方的背,好像已经接近快要射精的程度了。

    「唔唔……噁……」浑身颤抖的指挥官,胸膛突然穿出好几根肋骨,并且就像蜈蚣的脚刺般张牙舞爪,接着整颗头竟然整齐地被异物给夹断!

    「啊!怪……怪物!」眼前的景象吓傻不少人,一颗像殭屍般的人头就停在指挥官背后,他大大裂开的嘴巴,就像长满尖刺的尾夹,喀滋一声就将整个脑袋给喀断,并且还把阴颅停在屍体的断头位置,好像连在一起。

    「射……射击!快……啊啊……躂躂!躂躂躂躂!」当自卫队员发疯般似的拼命扫射时,四周的头颅虫也不停爬向人类发出攻击,而当子弹打在少女与她背后的怪物时,却好像打在钢板一样,不时发出鏮铛作响的诡异声音。

    「呼呼……这……这是怎么回事?」只见少女的皮肤内,竟似还有一层甲虫般的硬壳,就连机枪都无法打穿,最终,只是让雪嫩肌肤暴露出底下片片丑陋的黑色异甲。

    「咯……咯……樱子……解决他们……咯咯……」位在身后的屍首甩掉佔据指挥官的一身多余皮肉,从樱子的背膀上更钻出一对巨大螯夹,连着那条长长地人头蠍尾,一副妖异恐怖的人形蠍首,就此现形。

    「呜呜……不!不要!」尽管樱子痛哭地大声尖叫,飞扑向前的坚硬躯体,却是将利螯对准了脖子上得要害,喀滋一声,立刻又是一颗切齐地人头坠落!

    「躂躂躂!躂躂!退……唔咕!」十几名的自卫队员连喊叫机会也没有,不仅被大量地颅虫给刺倒在地,化成巨蠍的樱子,此时嘴里竟不断地喷洒出浓稠般的绿色毒雾.

    「咳咳……咳咳……」不停拼命咳嗽的自卫队员痛苦地挣扎着,四周的颅虫却开始渐渐退开,就在此时,原本被剪断的指挥官脑袋,竟然也钻出一根根的尖爪,成了跟这群怪物一样的颅虫,全数攀附在佛头上继续「觅食」。

    「啊啊!呼……呼……」脸色发青的自卫队员,一个个彷彿都中了剧毒似的,他们眼神呆滞,像受人控制般地接近樱子,并且把裤裆内的硬物,全往她身上的孔洞内塞入。

    「唔唔……噁……」樱子脸上出现极度地嫌恶表情,肿胀的生殖器甚至已经溃烂不堪,强烈的噁心与绝望彻底地让人麻览#庋囊磺校词且辉俾只氐卮铀迥诓欢涎苌觥br/>
    「嘿嘿……咯……咯……」不停地被人侵犯、一再地啃掉人类的头颅,极尽到虚脱的发泄,按舻难凵裼肱で毂涞碾靥澹谝淮斡忠淮蔚厥秤肼阒校ナ械纳屏加肴诵浴#039;)--TheHMfleasnertedtTextbyDEMersnfhmDpler.DnladhmDplern:(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朱颜血(全十部)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v.com/zhuyanxue_quanshibu_/,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快穿之我是女主角(NP,高H)繁体老师很温柔(h)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快穿】高潮不断【快穿】肉玩具系统(H,简体)乱伦群交事故现场(纯肉 NP 日更)蜜汁满满_御宅屋快穿之古代啪啪啪系统(高H)(繁)青楼骚货养成日记淫梦恶沼(高H、繁简)